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70章 長期旅行

神的出身并不一樣,有的源自一場偶然,有的則是創世之初就已經存在。

比如剛剛一直再說的塔烙斯,他就是因為月之女神蘇倫與暗夜女士莎爾的爭斗而意外誕生,雖然聽上去像是百合之間居然能意外懷孕似的,但塔烙斯確實是這么來的。

而那些創世之初就存在的神明也有不少,哪怕不算已經涼萬年之久的虛空萬色龍,最好的例子就是受到德魯伊崇拜的橡樹之父。

它代表著大自然本身,論輩分比虛空萬色龍還要大。

不過這些奇葩到底還只是少數,大多數的神都是由凡人登神而成,就比如精靈神系,當年全都是為了躲避大災害影響而不得不登神的魔法領主。

怒濤女士應該也不例外,因為她在林天賜面前展現了自己的人形化身,如果是偶然誕生或創世之初就存在的神明,他們與凡人溝通的時候形象多半都不是人型。

塔烙斯喜歡用模糊不定且不斷爆炸的閃電,橡樹之父則干脆就是一棵大樹,或是石頭以及小動物什么的。

雖然對神來說,化身長什么樣并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但化身的樣子通常都會反映該神明最真實的面貌,算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參考依據。

怒濤女士是凡人登神,那么她的想法就依舊保留著凡人時期的習慣,不至于因為思維迥異而完全無法理解,也不會出現‘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的情況。

但由于神觀察世界的方式與凡人不同,他們的行為在凡人看來多少都有點飄忽不定,或者說玄乎。

有時候神祇會利用或指引凡人完成什么偉大的神圣使命,有時候卻只是單純的看你順眼多瞅瞅。

林天賜和賽麗悄悄分析了半天,也完全猜不出怒濤女士找上門到底想干嘛,畢竟情報實在是太少了,在來利莫里亞之前連萬事通的賽麗都沒聽說過有這么一個女神。

是故,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先靜觀其變,怎么說一個逃命狀態打算隱忍的女神突然展現在林天賜這個非信徒面前展現神跡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具體的就到時候再說,摸不透的回頭或許問問曼娜莫拉會有結果。

而怒濤女士給的那枚圣徽,林天賜倒是也沒扔,就隨手塞進次元口袋里。

說到底,對于利莫里亞來說,林天賜是個外來者,怒濤女士在這里潛伏時間不短了,她的教會就算不是龐然大物,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正所謂有熟人好辦事嘛,算是多一個門路。

最重要的在于,怒濤女士菲洛希爾釋放了善意的信號。

畢竟連自己被打的屁滾尿流的影像都拿出來給林天賜看了,最起碼肯定也是沒有惡意的。

這絕對是一件非常有風險的事情,一旦怒濤女士還活著的消息從林天賜嘴里泄露出去,尤其是傳到塔烙斯信徒的耳朵里,那位睚眥必報的惡霸神100%會殺過來。

全盛時期都打不過塔烙斯的怒濤女士,以現在這種狀態碰上肯定是死定了,敢拿身家性命冒險也要在林天賜面前出現,這本身就相當于告訴他自己沒有惡意,只是對方圖什么多少有些摸不到頭腦。

當然,這件事林天賜并沒有和其他人說,有關于神祇的都不是小事,何況估計說了也沒人信,甚至有可能被當成瀆神者被抓起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過夜當晚發生的事情就只有林天賜和賽麗兩人自己清楚即可。

接下來……

林天賜就開始了漫長且枯燥的旅行。

這時候的船都是風帆木頭船,航速怎么也不可能跟現代地球上那幫燃氣輪機相比,而且還經常要看老天爺給不給面子,一帆風順的時候跑的飛快,風向不穩的時候特別撓墻。

加上利莫里亞這個位面90%%以上全是水,這就讓長途旅行漫長且必須依賴海船。

林天賜幾乎沒有什么長途坐船旅行的經驗,尤其是等會御劍飛行以后,唯一算得上經驗的就只有當年在西方跟四法王小隊一起乘船穿過迷魂灣。

但那次,也僅僅只航行了半個多月,而這次自從離開怒濤女士的神殿后已經航行了一個月零八天,能看到的除了海水,依舊沒有別的東西。

應該說很幸運,林天賜并不暈船,不然這種旅行絕對是一大考驗,但不暈船也不代表就過的舒坦。

食物只有裝在木桶里的干硬餅干,甚至有的都生蛆了,淡水也是都有嚴格的配給,想洗澡更是不可能。

高強度的的海上作業也讓船艙里始終彌漫著讓人惡心的酸臭味兒,所以只要不是碰到下雨,林天賜始終都在甲板上,甚至在上面打地鋪。

因為空閑時間真的很多,這期間林天賜幾乎都是靠練功打發時間,要么就是跟賽麗閑聊,這姑娘倒是把自己小本子上記載的想問的東西來了個一次性清空,問的林天賜頭都大了。

要說好消息,那就是米蘭達一直都跟遠遠吊在海盜后面的姐姐保持著聯系,所以就航向上來說,他們并沒有追丟那些海盜,至少極藍輝星體的碎片還是有些眉目。

福建麻将说明 百家乐庄家怎样赚钱 网赚幸运彩票平台 总进球计算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2021年比特币价格交易 明日nba比分预测 七星彩开奖有规律 吉林快三和尾振幅 十一运夺金任选8杀号 澳洲有没有澳洲幸运10 北京赛车pk10在线计划软件 最新以太币骗局 同城游美女捕鱼cdk 欢乐真人麻将全集 彩票走势图500万高频 湖南快乐十分数字动物简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