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3章 術士王之杖(下)

但凡混了些日子的冒險者都知道,如果沒有把握,自己不認識的,奇怪的東西不要去亂摸,起碼不要直接去拿,最好先用小石子或探路的手杖試探試探。

這是因為經常有冒險者因為亂拿東西被詛咒物品盯上,也可能激活什么機關陷阱,導致全隊人都涼在地下城之中。

所以很多時候冒險者都極為小心,甚至有拿不準的收獲干脆被丟在原地不管的情況出現。

畢竟大家都只有一條命,而且也都想好好活著。

佩特拉常年與書本打交道,外出就是去考古現場,有個球的冒險經驗。

夏妮論戰斗力確實不錯,但她的戰斗經驗主要來自在麗斯提亞的領地上對付強盜或怪物,這種官方背景出來的選手論冒險經驗當然也幾乎為零。

所以夏妮并沒有阻止佩特拉,反而覺得佩特拉說的也沒錯,反正就一根法杖的大小,拿手里也不算拖累。

手指合攏,佩特拉一把抓住金色法杖上的握把,那個瞬間一道虹光從持握的地方迸發,但轉瞬又隱去,法杖依舊老老實實的插在石臺上。

高等魔法物品在觸碰的時候可能會出現一些異?,F象,例如騰起魔法靈光之類的,所以佩特拉也沒有太在意,試著拔了兩下:

“夏妮幫我一把,這東西好像卡主了?!?/p>

法杖如同被鑲嵌在了石臺內,不管佩特拉怎么用力,法杖都紋絲不動。

“可能是時間太久?”

夏妮走過去,跟佩特拉一起雙手抓住法杖,一起用力往外拔。

兩個姑娘都不是以力量見長,只能算是普通人級別,不管怎么用力,法杖就是拔不出來。

也就在這時候,那根金色的法杖上騰起蒙蒙魔法靈光,且隨著她們越是用力,靈光強度就越高。

“這魔法靈光不尋常,佩特拉小姐先別拔它了?!?/p>

即使是毫無冒險經驗的兩人,也發現情況不太對勁,有種不妙的預感……

夏妮說完剛要放手,突然之間從法杖那邊傳來一陣強大的推力,一圈無形的沖擊波以法杖為中心爆開,并向四面八方擴散。

佩特拉和夏妮完全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沖擊波來臨的瞬間就失去了身體的平衡,兩人跟被推著跑的皮球一樣,愣是被吹到了墻邊。

雖然胳膊之類的地方被磕得鈍痛,但兩人都無暇顧及這些小傷。

因為在她們面前,那根金色的法杖上噴涌出駭人的龐大魔力,強烈的魔法靈光一度讓人看不清周圍的景物。

魔法物品具有通用性極佳的優點,只要符合條件誰都可以用,完全不挑人,這一點確實是比只認法力的法寶好。

但魔法物品也不是沒有例外的。

現在這個時間點,大家接觸到的魔法物品多為完美級以下,所以并不清楚,等以后隨著魔法技術的發展,大家就會明白。

人在挑選裝備的同時,它也在挑選主人。

這些特殊的魔法物品,或是極為強大或是比較普通,共同點都是非常有個性。

例如林天賜兜里的伊奧凱拉,如果它不喜歡主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發揮出它的任何功能。

那柄金色的權杖也是如此,但反應更加激烈。

它之前爆開的那道虹光就是警告,告誡佩特拉和夏妮,莫挨老子!

結果這倆姑娘完全不明白那是警告的意思,于是……

整個房間開始在龐大的魔力下震動起來,如同畏懼它的力量而瑟瑟發動,強橫的七彩靈光像噴泉一樣從法杖上端噴向天花板。

這種情況下,即使佩特拉和夏妮再怎么沒有經驗,也知道現在能做的就一件事。

跑,趕緊跑!

厚重的魔力像實體一樣壓在心頭,雖然在物理上對身體沒有任何影響,但那力量就如同選在頭頂的達摩克斯之劍,仿佛隨時都可能落下。

她們扶著墻站起來,兩人對視一眼趕緊朝房間的出口跑去。

——?。?!

猶如山崩一樣的巨響從背后傳來,因為好奇回過頭的佩特拉看到,那柄金色的法杖上方不知什么時候打開了一閃細長的傳送門,像是被撕開的一道裂縫。

幾乎可以塞滿整個房間的巨大泥土手臂從里面探出來,左右摸索著什么。

僅僅只是這樣一個動作,原本堅固的房間便已經一片狼藉,哪些存放著水晶球的箱子跟被壓碎的餅干一樣被瞬間碾碎,水晶球也完全沒有遇到任何抵抗,直接被壓為齏粉。

“佩特拉小姐,快走!”

夏妮一把拉起還想看看的佩特拉,兩人趕緊從順著通道跑,這時候已經顧不上慢慢探索了,她們看到有能進去的通道就趕緊往前狂奔。

“那可能是某種元素生物?!?/p>

“元素生物?我記得夏妮你就是最擅長召喚這些生物的法師,你也不認識嗎?”

“看胳膊像是土元素,但我從沒見過這么大的!”

土元素身高六米,體重數噸這已經是非常大型的元素生物了,但跟剛剛她們碰到的那條手臂相比,連嬰兒都算不上,頂多算個玩具手辦。

說話間,她們背后的天花板,地板,墻壁,所有人造物開始出現有序的倒塌,激起的粉塵像是一道煙龍在屁股后面緊追不舍。

作為咒法系分支的一個專精,召喚師能夠招很多不同種類的生物幫忙作戰,所以泛用性很高。

但專精召喚法術也不是沒有缺點,最大的缺點就是召喚法術都需要時間‘讀條’。

夏妮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自己的雙手上紋上了儲法紋身,可以快速激活并召喚生物過來爭取時間。

但既然叫儲法紋身,而不是魔法陣,就是因為這玩意兒在魔力充填完成之前只能用有限的次數,今天的已經全都用掉了。

所以她們倆只能靠兩條腿跑路,并聽著背后傳來轟隆隆的巨響,以及混合在混合在巨響之中,讓人心底發涼的咆哮。

轉過一道彎,她們看到前面的通道漸漸亮了起來,就像是有人拿著燈光靠近,隨即馬上就看到林天賜和麗斯提亞站在通道另一端的路口。

“快跑??!后面塌了!”

這就是當林天賜和麗斯提亞從房間出來的時候看到的一幕。

–‐‐——–‐‐——

堅硬的石頭如同脆餅似的被輕易掰碎,大塊大塊的碎石像雨點般落下。

林天賜當然沒空去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他趕緊指了指通道的右側:

“走這邊,這邊是出口!”

多虧林天賜小心謹慎多穩了一手,先確定出口比先找寶貝更重要還是有道理的,不然碰到這種突發情況肯定只能跟無頭蒼蠅一樣亂竄。

夏妮和佩特拉與其他兩人匯合,林天賜和麗斯提亞也不得不加入逃亡的序列當中,畢竟砸下來的碎石可不認人。

右側的那條通道林天賜已經徹底查過了,沒有陷阱,出口也被他被打開,并且隧道本身并不算太長。

跑的最快的林天賜自覺站在隊尾墊后,盡管佩特拉和夏妮她們跑得不算慢,但崩塌的速度明顯更快。

為避免碎石傷人,林天賜就在后面用方寸掌和凌云連環腿將砸下來的碎石打回去,但石頭實在是太多,漸漸開始力不從心。

好在大家逃命的速度都很快,等她們都跑了出去,林天賜也趕緊一個彈射起步。

“趴下!”

他一把按住回頭看的佩特拉,眾人跑出去的那個洞口噴出大量的煙霧,一些碎石如同炮彈一樣被射了出來。

林天賜揮揮手,用法力吹散嗆人的煙塵:

“你們是怎么回事?”

佩特拉咳嗽兩聲:

福建麻将说明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 绝杀平特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七乐彩最近30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不一样 53皇冠比分 免费手机捕鱼游戏 欢乐斗地主咋开银宝箱 天中图库好运彩339 东方og平台 10年35期七乐彩猜想 十一运夺金时时彩网 cba比分最低分 黑龙江快乐十分爱彩乐 捕鸟达人攻略 天津麻将抓牌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