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0章 他鄉遇故知

像林天賜這種方外之人的修士可以不在意雷州是否即將面臨動亂,但凡間的帝王們當然不會當雷州的事兒不存在。

這金城本就是邊關要塞,加上雷州局勢不穩,早早便陳兵于此應對可能到來的戰火。

所有進城的人,不管是走陸路還是走水路,都要經過檢查。

林小哥兒對此表示理解,這感覺差不多就跟去別國旅游進海關前先安檢一樣。

不過士兵倒也沒怎么太仔細的檢查,他們并未搜身,只是讓林天賜打開背囊看看里面有沒有什么危險品之類的,確認無誤后就放他走了。

或許是看他長得儀表堂堂,不像是壞人吧。

——所以說長得好看就是有優勢。

下了船,林小哥兒直奔客棧,早在船上他就打聽好了去處,一家名為福繡樓的客棧。

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船上的行商客人都說福繡樓的飯菜不錯,想必應該差不了。

要是真的與盛名不符也沒啥,林小哥兒到一座大城可不是只去客棧酒樓逛逛就完事,街攤小吃也在他的備選名單之中,大不了直接一路吃過去,甚至連一些只有資深老饕才知道的小店他也能聞著味兒找到。

福繡樓的面積不小,客人頗多人來人往。

林小哥兒進去找了個空位坐下,跟趕來招呼他的店小二說:

“你們這兒有什么招牌菜?”

“客官,我們這兒招牌菜實在是太多了,小的一時不知推薦哪個,您有什么忌口沒?”

看看,果然是大城。

他就喜歡這種招牌菜多的店,略一猶豫:

“給我上個魚,上個肉,再來個涼拌跟一壺好酒?!?/p>

“得嘞,您稍坐?!?/p>

飯菜還要等會兒,酒已經先被溫好上桌。

或許是店小二看林小哥兒年紀不大,又是一副書生打扮,給他上了一壺口感綿軟的低度酒。

不過低度酒不代表就不好,這酒好入口,不辣不辛,酒香純正宜人。

一壺酒下去半壺,林小哥兒點的菜也終于上來了。

魚是糖醋魚,雖然都叫同一個名字,但顯然跟通州的做法并不一樣。

通州的做法是取鯉魚油炸,再配上糖醋汁。金城的做法則是草魚用蔥姜水汆熟,用以去腥提味,再配上酸甜醬汁。

前者吃的是脆爽的口感,后者吃的就是單純的一個鮮。

這對魚的好壞要求甚高,如果不是自信草魚肥美,絕對不能用這種做法。

金城就在冉江邊上,附近還有大湖,魚鮮自然是好得很。

肉則看著普通,就是一盤紅燒肉,與越光城大快朵頤的肘子相比,這盤燉肉看上去分量不足的樣子。

但吃起來卻是一點都不差,瘦五花切寸方,以粽葉勒緊避免燉煮時變形,上桌時更是淋上了特制的料子,肥而不膩口感豐腴。

涼拌則就簡單的多,不過是一道菠菜拌海蜇。

煙州臨海,不過金城并不臨海,新鮮海貨肯定是沒有,有海蜇吃已經不錯了。

而且林小哥兒覺得,這道涼拌海蜇看起來簡單,其實最考驗功力。海蜇以鹽腌漬保鮮,食用前必須泡在水里去除多余鹽分。

泡的時間短了,海蜇太咸,泡的時間長了,那點兒鮮味兒也會消失不見,如同嚼蠟。

作料別看只有蒜末、醋和醬油,同樣是多一分則重少一分則無味。

正所謂盛名之下無虛士,推薦來的這家福繡樓還真是不錯。

“小二哥,給我開間上房,飯錢房錢一起算,順便再給我拿壇酒?!?/p>

酒足飯飽,林小哥兒還就不打算繼續趕路了,準備在金城多呆兩天。

遠處忙碌的店小二應了一聲,很快拿著鑰匙和人頭大的酒壇走過來。

“客官,您要的酒?!?/p>

“這壇太小了,給我來壇大的?!?/p>

林小哥兒指著大堂靠近后廚的墻邊的方向說:

“那個就不錯?!?/p>

他指的那個何止是壇子,根本就是個酒甕,比那玩意兒更大的就只有酒缸了。

“客官,您別開小的玩笑啊?!?/p>

“我沒開玩笑?!?/p>

“那么大一甕酒,客官您自己怎么喝的完?!?/p>

“慢慢喝,幫我放客房里?!?/p>

店小二還是不太愿意,一直勸林天賜莫要貪杯。

他一個開客棧的,居然勸客人少喝點。

主要是林小哥兒要的酒太多,即使酒是低度酒,也不能當水喝啊。萬一醉死在客棧里,那就攤上大事兒了。

正墨跡著,店小二背后傳出個聲音:

“小二哥兒,還有沒有房間?!?/p>

林天賜的視線越過店小二,朝門口看去。

“大壯?”

再看吳大壯后面,阮家姐妹倆正好從停在福繡樓門口的馬車上下來……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以太坊交易信息 彩票中奖重复号码查询 北单去哪里买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 幸运农场下载 广西快乐10分官网手机网游排行榜 网络街机捕鱼平台 棋牌麻将下载 浙江体彩6+1直播现场 澳洲幸运10是什么颜色 山西11选5胆拖 七乐彩走势图图 世界杯比分直播 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狗狗币,瑞波币被哪些国家认可了? 时时彩走势图网易 近期网上彩票诈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