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三回 告捷

在趙正這般想著的時候,曹熊與魯豹兩人已然飛快交手了十數個回合,只見這兩人在半空中狠狠碰撞在一起,接著各自震飛一段距離。曹熊一路震飛了五丈遠才頓住身形,而魯豹在三丈處便停下了,由此可見,兩人的實力存在著一定的細小差距。

“呵呵,你這堂堂的總兵就這點本事么?”魯豹嗤笑了一聲,雙目一凜,掄圓了手中的大鏟,將一股黑氣狀的魔元內力灌注其上,接著再度攻向了曹熊。

曹熊咬了下牙關,瞪紅了雙眼,揮著長刀迎了上去。

大鏟與大刀這兩種重兵器碰撞在一起,震開數點黑煙跟火花,發出清脆響聲。

魯豹一招過后,緊接一招,渾身微微一震,背后沖出一股魔元內力,翻滾著形成了一尊邪魔形象,高約一丈,張牙舞爪,頗為恐怖。由內力所凝結而成的黑色邪魔張開了嘴巴,沖著對面的曹熊用力一吐,從嘴巴中吐出了一股焰狀黑氣。

這股黑氣看上去跟尋常的魔元內力差不了多少,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股黑氣要更加凝練,想必威力也要大大超過尋常的魔元內力。

曹熊不敢小覷,使了招“一夫當關”,將手中的大刀舞得密不透風,謹守住自身門戶。

黑氣接連不斷地轟擊在刀光之上,接著被頻頻震開,飛散到了四周,令得周圍的半空中到處都是彌散著的黑氣。

眼見著周圍的黑氣越來越多,身為觀戰者的趙正雙眼一亮,察覺到了什么,暗道了一聲不好。

就在趙正打算出言提醒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魯豹的臉上閃過一抹獰笑,雙臂一晃,將多達三百斤重的大鏟狠狠指向了曹熊的面門,一聲爆喝從其口中傳出:“黑蓮聚頂!”

周圍那些四散開來的黑氣受到魯豹的牽引,猶如狼群撲食一般,紛紛撲向了中心處的曹熊。攻勢極為凌厲。而且密不透風,毫無破綻可言。

眼見著如此之多的黑氣朝著自己撲了過來,曹熊臉色微變,向著手中的大刀灌注了一股極為雄厚的內力,接著向外甩了出去。這大刀冒出耀眼白光,猶如活物一般,圍繞著曹熊四處旋轉,起到了攻守兼備的作用。曹熊本人也沒閑著,丟出大刀之后,雙臂收攏與肋下。嘴中發出一聲清喝,渾身的內力猶如爆炸一般。向著四周轟然炸開。

魯豹這一擊沒有死角,曹熊的防御同樣沒有死角,防護得嚴嚴實實。

黑氣向著白光飛速撲去,將其盡數包裹,形成了一個黑色大繭。這種僵持維持了數息時間,接著就聽一陣陣破裂之聲響起,一道道白光滲透而出。炫目至極。

“狗官,還沒完呢!”魯豹爆喝一聲,揮舞著大鏟凌空下劈,浮在他背后的邪魔虛影順勢跟上,伴隨著大鏟一并劈向了那黑白交替的光繭。這一擊的聲勢并不大,但是十分凌厲,掀起一陣陣刮人臉頰的勁風。

就在這一鏟即將劈在光繭上的時候,一柄利劍破空而至,并激發出了一道龍形劍氣。引爆出龍吟之聲,狠狠撞擊在了大鏟的桿子之上。只聽一聲脆響,大鏟被這一劍生生震退,由于寶劍十分鋒利,在撞擊出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跡。

魯豹驚疑了一聲,凝目望向出劍之人,發現正是一直守在一旁的趙正。他怒喝道:“無恥之徒,竟然以二敵一!”

“我們現在是殺賊,又不是江湖比斗,何須講究什么單對單,一對一?!壁w正叱喝一聲,并不以此為意,手中再出狠招,使了招“一龍飛天”,向上猛挑一劍。一道龍形劍氣應聲而出,正轟在那黑色邪魔之上,與其同歸于盡,雙雙消散無蹤。

“哼,既然你出手了,我就連你一起殺!”魯豹哇哇亂叫兩聲,將四散的黑氣重新凝聚起來,用手中大鏟卷動成為一團風暴,向著趙正卷了過去。

八臂拳,神拳一擊!

趙正雙目一凜,將八臂拳施展而出,動用體內那有限的佛元內力,凝聚成為了一條長達兩丈的巨大手臂,向著黑色風暴重重轟了過去。巨拳散發著淡金色的柔和光輝,就好像是金身羅漢所轟擊出來的。巨拳與風暴撞擊在一起,形成摧枯拉朽之勢,將黑氣盡數轟散。

佛元內力對于魔元內力有著一定的克制之效,魔元內力對于佛元內力也有著侵蝕之效,兩者彼此克制,能夠相互抵消。

交鋒處,魔元內力不再像剛才那樣四散開來,而是徹徹底底的消失了。而趙正轟出的巨大手臂,也受到了一定侵蝕,變得殘破不堪起來。

“魯豹!受死!”趙正喝了一聲,背后金光涌動,殘破的佛元巨臂自行修復一新,變回了剛才的全盛狀態,向著魯豹繼續轟擊而去。

魯豹揮出的黑氣龍卷已然力竭,在角度上也有所劣勢,無法再用來抵御趙正這一招。無奈之下,他只得將大鏟橫了起來,用大鏟的桿子去抵擋這一拳。拳頭與大鏟桿子撞擊在一起,引發出極為強橫的沖擊,令得那大鏟出現了明顯的彎曲。

“?。。?!”趙正喝聲變強,巨臂之上的力道節節攀升,令那大鏟的彎曲變得更為明顯。除了單純的強橫力量之外,巨臂的拳頭處還綻放出了佛元內力的光芒,猶如陽光照破黑暗一般,狠狠照射在了魯豹的身上,令得他感覺到一陣陣的刺痛,體內的魔元內力也受到了影響。

下一剎那,魯豹終于再也無法抵御這一擊的恐怖破壞力,被生生震退而去,一路震飛十余丈距離,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形。

同一時間,曹熊終于撕裂了那些猶如跗骨之蛆般的魔元內力,舞動著白光閃閃的大刀,從光繭中破繭而出,脫離了危險。

“曹總兵,不要意氣用事,還是由我們二人一起來對付他吧!”趙正提議道。

“你說的有理,我們一起上吧?!辈苄芪⑽Ⅻc頭,不再逞強,抬高身形。與趙正并肩飛到了一起。

趙正體內的佛元內力極為有限。消耗之后很難再補充回來,輕易不肯動用,一招過后,將那巨臂緩緩收回到了體內,安頓在了丹田里。

魯豹怒目看著趙正兩人,神色變幻不止,似乎正在逃與戰之間做著兩難選擇。到最后,他還是一咬牙,不甘心地沖著趙正兩人攻了上去。他這次用上了十二分的本事,在飛行的同時。直接釋放出了多達三尊內力邪魔。這等消耗就算他也有些承受不起,釋放出來之后。臉色明顯變得慘白了兩分,失去了少許血色。

這三尊邪魔顯然很不好對付,趙正暗嘆一聲,只可惜他體內的佛元內力太少,并非他主修的內力。否則的話,直接釋放出三條佛元內力手臂,輕而易舉便能擊潰這三尊邪魔。不過?,F在想這些也沒用了,就算沒有足夠的佛元內力,還是得硬著頭皮迎戰。

趙正探手左手,沖著背后的天機匣輕輕一拍,將里面的八柄寶劍統統放了出來,留一柄護住周身,控制其余七柄寶劍攻向了魯豹。

旁邊的曹熊見到趙正有這手御劍術本事,稍稍愣了一下,多少有點意外。直到現在他也沒能弄清楚趙正的身份。起初他以為趙正只是一名普通的青年俠士,因為看不慣月照山的所作所為,所以才會跑到鐵門關來送信??涩F在看來,趙正的身份顯然沒他想的那么簡單,應該頗有些背景。

這個念頭在曹熊心間一閃而過,接下來便掐斷了念頭,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應對魯豹的攻勢上。

從修為境界上看,交戰雙方的這三人全都處于一線,可還是有著明顯的差距,畢竟八重天跟八重天也是有區別的。由于魯豹所修的心法很邪門的緣故,招式透著一股刁鉆詭異,要比大多數尋常的八重天武人都要難對付一些。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O^★)MG财富之轮闯关 内蒙古快三推荐号码 (★^O^★)MG表情金币游戏说明 (*^▽^*)MG樱桃之恋闯关 (★^O^★)MG武则天官网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MG富贵王国游戏说明 (*^▽^*)MG对决沙龙怎么玩 赵丽颖启航团队网赚 南粤36选7开奖直播 湖北快3开奖结果500彩票 伯乐彩票平台骗局 (★^O^★)MG武则天投注 (★^O^★)MG英雄吕布试玩 江苏快3二同号码和值推荐 中国体彩app能买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