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回 鐵門緊鎖

田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趙正身上,并未對身后的情況多加留意,雙爪繼續向前伸展,一道虎型內力呼嘯而出,猶如真真正正的下山猛虎一般。?;⑿蛢攘φQ坶g便沖殺到了趙正面前,將盆大的爪子揮了起來,然而就在爪子揮下的剎那,一柄懸浮著的寶劍驟然而至,橫在了半空中,劍身上大放光芒,形成了一面光盾。

“轟!”

虎爪與光盾轟擊在一起,光盾隨之碎裂,消散開來,不過虎型內力也沒好到哪去,被碎裂后飛散的劍氣撕扯得支離破碎,身形變淡了許多,好看的小說:。

再去看光盾之后,趙正早已不見蹤影,也不知跑到了哪里。

田玉輕咦了一聲,稍稍感覺意外,他本以為這一招能夠起到摧枯拉朽般的效果,能將趙正直接斃在虎爪之下,卻沒想到收效甚微,并未能傷到趙正分毫。就在他驚疑間,后方七道勁氣破空而至,力道與速度均都極為不凡。他感覺后方惡風不善,連忙回轉過身,正看到那七柄呼嘯而來的寶劍,不由得大驚失色。

更讓人驚訝的還在后面,那七柄寶劍交織在一起,劍氣凝成一道,竟然形成了一條蒼龍的形狀,無論龍頭還是龍身,全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而這正是八重天武人才能辦到的事!

“你是八重天武人!”田玉倒吸一口冷氣,心中的驚訝猶如翻江倒海一般,他實在沒有想到,趙正小小年紀就能有此等修為境界。要知道,他本人可是到了三十歲以后才成為八重天武人的,這個修煉速度,放在整個江湖上,已經算是相當快了,任誰見了都得稱他一聲天才??哨w正竟然比他更快,竟然以比他小很多的年紀。早早到了這個境界。

田玉的記憶之中,子初劍爭奪擂只不過是兩年多以前的事情而已,那時候的趙正也就六重天境界,以兩年多的時間,從六重天境界生生拔高到八重天境界。這未免也太過匪夷所思了一點。

眼下的情況。并未給田玉太多驚訝的機會,那條蒼龍已然挾裹著開山裂石之勢沖殺到了他的面前,眼看著就要轟在他身上了。千鈞一發之際。他選擇了與這龍形劍氣硬碰硬,咬著牙轟出第二頭虎型內力,揮爪迎向那氣勢洶洶的龍形劍氣。

就聽虎嘯之聲乍然響起,一頭發光猛虎浮現而出,雙眼露出血紅之色,渾身五彩斑斕。

蒼龍與猛虎在半空中撞擊在一起,兩股不相伯仲的力量轟然炸開,在半空中蕩開一道道仿若實質的漣漪。蒼龍與猛虎均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變淡跡象,證明其中所蘊含的內力被消耗了不少。

一擊不成。這當仁不讓的雙方緊接著展開了第二輪的碰撞,蒼龍與猛虎各自咆哮一聲,再度對撞在了一起。這一次的碰撞更為慘烈,蒼龍與猛虎竟然雙雙轟然破碎,失去了原有的形態。

組成蒼龍的七柄寶劍被震得四散開來,最遠的直接被震飛到了十丈開外。

田玉稍稍松了口氣。剛才的攻擊太過兇險,令得他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然而,就在他松口氣的剎那,原本消失不見的趙正忽然猶如鬼魅般出現,橫劍向著他的雙腿悍然斬去。。這一劍又快又狠,霸道之至!

“不好!”田玉心中劃過一道不妙的念頭,連忙動身躲避,使出“猴戲”中的招式,身形仿佛化作了靈動機敏的猴子,以一個翻身高高躍起,將這一劍堪堪躲了過去。躍起的剎那,他的腳底板與劍身上所濺起的內力產生摩擦,生生撕裂開來,落下點點碎屑。

眼見著劍身從腳下劃過,田玉殺意陡然暴漲,手中招式變換,使了招“猴子卷尾”,竟然在臀部凝結出了一條內力尾巴,猶如鋼鞭一般,狠狠甩向了握劍的趙正,直擊其天靈蓋部位。這一擊若是落實了,就算八重天武人也得腦漿迸裂!

此時趙正手中僅有一柄子初劍而已,其余的寶劍均都不在身邊,無法再動用御劍術進行防御,情況顯得有些不妙??伤哪樕喜⑽绰冻鲶@懼之色,而是輕抖了一下雙肩,在背后抖擻出四道內力。

八臂拳.生擒虎豹!

四道內力迅速化作實質,凝結成為了四條手臂,這四條手臂,分別有著四種截然不同的顏色,一為白色,一為金色,一為綠色,一為淡藍色,展現出了四種截然不同的內力。這四條內力手臂各司其職,其中有兩條悍然伸出,將田玉揮出的猴尾抓在了手心里,猛一用力,將半空中的田玉生生拉動到了近前。余下兩條手臂伺機轟出,猛然轟在了田玉的雙膝之上。

拳頭與膝蓋撞在一起,就聽一聲清脆之響,田玉被轟得生生倒飛出去,但又被內力尾巴扯了回來,好看的小說:。

田玉雙膝遇襲,痛入骨髓,發出一聲慘叫,當機立斷之下,連忙切斷了自身延伸而出的內力尾巴,并縱身向著遠方急掠,想要避開趙正的鋒芒。只可惜他晚了一步,在他切斷內力尾巴的剎那,那四個碩大的拳頭已然轟了過來。

“砰!砰!砰!砰!砰……”

只見四個拳頭以肉眼難以分辨的極限速度不斷轟擊在田玉的身體上,每一擊都會引爆一聲脆響,這些拳頭每一拳都有著開山裂石之力,打在田玉身上,將其打得血肉橫飛,衣服撕裂。

漫天的拳影猶如潮水一般,將田玉生生吞噬進去,不斷轟擊在他的身上,形成壓倒之勢。只見田玉的臉在轟擊下不斷改變形狀,就好像被轟爛了的泥巴一般,并胡亂地涂上了許多紅色染料。

在拳頭的轟擊之下,田玉的身體向后倒飛出去,不過這并未換來他的安全,因為那漫天拳影的攻擊范圍很大,每一拳轟出都能帶出一道強而有力的勁氣,這些勁氣同樣兇悍無比。他就這樣被一道道勁氣源源不斷地轟中,向著遠方一點點飛掠。

在這等攻勢下,就算田玉有心展開防御也沒用了,那排山倒海般的攻擊,即將他徹底壓制住了。他現在別說是防御。就連調動內力都是萬難之事。每一拳的轟擊,都令得他距離死亡的大門更近一步,他的內心產生出了空前強烈的恐懼感。只可惜他現在說不出話來,否則一定會跪在地上瘋狂磕頭,以最為卑微的姿態求趙正放他一馬。

“砰!”

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終有結束的時候。。田玉終于被打到了拳影的覆蓋范圍之外。他尚還留有一口氣在,心中暗道僥幸??蛇€不等他反應過來,半空中立即有著七柄寶劍飛了過來。將他圍在了中心位置。

不消說,這七柄寶劍正是趙正刻意安排的,這將成為壓倒田玉的最后一根稻草。

奇門御劍術.雷劫轟殺!

趙正雙目一凜,閃身沖到劍陣外圍,一手反握寶劍,一手猛轟在劍陣之中的一柄寶劍上,掌心雷電吞吐,瞬間注滿整個劍陣。雷電扭曲著身形,由一柄寶劍傳遞到下一柄寶劍之上。一傳二,二傳三,使得雷電串聯到了所有寶劍之上,形成了一張電網。

而田玉正好身處在電網中心!

“噼啪!”

電網交織而出,釋放出一道道炫目電弧,轟擊在田玉身上。令得后者立即發出了一聲慘叫。電網大放光彩,噼啪作響,聲勢極為不凡,所放出的光亮,將田玉生生淹沒掉了。

這兩番攻勢極為強橫霸道。就算八重天武人也決計抵抗不住,但又不至于丟掉性命,恰好能夠達到趙正想要的效果。

活著的田玉遠比死了的田玉有用,否則的話,趙正的進攻就不止于此了,而是會比這更為兇悍!

電光漸漸散去,七柄寶劍歸于沉寂,再看劍陣的正中心,田玉已經被電得焦黑一片,頭頂冒著縷縷青煙,衣服也在燃著火。

半死不活的田玉已經昏死過去,失去了電力的牽扯后,一頭栽向下方。

趙正面沉似水,隨手一揮,一股無形內力將田玉生生卷住。

接下來,就該對這田玉進行審問了,估計這個淫*賊不會乖乖配合,好在趙正審訊的手腕夠多,不怕撬不開田玉的嘴巴。

……

“小姐!小姐!”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云南时时彩票开奖号码 000510股票分析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微乐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时时彩稳赚投注技巧 北京晒车pk10牛牛 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七乐彩走势图1 极速赛车计划分析图 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 3ds上海麻将连连看 重庆时时彩五星3码必中 澳洲选五历史开奖记录 第023期特码资料 广东快乐十分任四技巧 篮彩胜分差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