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回 黑暗角落

某時,某地,某個密室之內。.

屋中點著燈,但是燈光很暗,形成一種朦朧色彩,將屋子照得昏昏黃黃的。在燈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地看見周圍墻壁上的一些怪異雕刻,墻上所雕刻的內容,竟然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邪場面。只見其中有著男男女女擁抱在一起,扭捏成各種姿態。不管男女都渾身赤*裸,就算穿著衣服也是很少很少,呈現半*裸姿態。

擁抱在一起的男女,明顯是在做著行*房之事,從這些男女的臉上可以看出那種混合著愉悅與痛苦的復雜之色。

如此***邪的雕刻,這在古代是極為罕見的,簡直有些驚世駭俗的味道。若是尋常人看見這些***邪雕刻,定會掩面而走,大聲唾棄。若是緊守清規戒律的和尚看見這些***邪雕刻,更是會氣得七竅生煙。

這樣的雕刻,配合著那朦朧的燈光,令得這房間的氣氛顯得***靡而又詭異。

在這密室正中擺著一張大床,**躺著一名赤條條的妙齡少女。她不是雕刻,而是大活人,從那年幼的身體中,流露出旺盛的生命朝氣。從外表看,她也就十三歲出頭的樣子,模樣算不上閉月羞花,但也算是半個美人胚子,再加上年紀幼小,別添一抹**之意。

女孩身無寸縷,躺在那松軟的**,雙手緊攏在腿邊,身體顯得很是僵硬,就好像有著一條無形的繩索,將她牢牢捆在了**。

十三歲左右的女孩,身體才剛剛**而已,稚嫩的胸口上,僅有著隱隱約約的小凸起,以及兩點足以令人頭暈目眩的紅暈。這副身體,足以讓某些有著特殊口味的人為之瘋狂,激發出藏在身體中的**。

女孩本是閉著眼的,大概是睡醒了的緣故,緩緩撩起了黑嫩黑嫩的睫毛,睜開了迷糊糊的雙眼。映入她眼簾的,是一處帶有雕刻的棚頂,棚頂上雕刻著一男一女,兩人交織在一起,均都沒有穿著衣物。

看到這陌生而又怪異的畫面,女孩驚叫了一聲,掙扎著想要起身,可是掙扎了數下,身體卻一點也動彈不得,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

她的雙眼浮現出驚恐之色,努力向著四周挪動,觀看屋內更多的景象。當她看到四周的墻壁,有著與棚頂相同的雕刻時,眼中的懼意變得更濃了。

“爹!娘!你們在哪?”女孩張開嘴,低聲喊道。除了能睜開眼之外,她還能說話,不過僅此而已了,無法再做更多的事情。

女孩的聲音在屋內蕩漾開來,可是卻并未換來其他人的回應,這讓得她更加慌亂了,提高了音量,又喊了好多聲??刹还芩趺春?,始終沒有人應答,很有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

她終于被這種恐怖的現實擊垮了,兩眼一紅,哭了出來,這一哭就是好久。

直到一道開門聲響起,女孩這才停止了哭泣,轉為了哽咽。

在這種情況下響起的敲門聲,對于女孩來說,無異于一記驚雷,令得本就猶如驚弓之鳥的她,變得更為緊張了,甚至屏住了呼吸。她理所當然地希望開門進來的人是自己的爹娘,然后將自己沖著詭異的屋子中救出去,可現實又怎會如她想象中那般美好?

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一路走到了床邊,在女孩驚恐的注視下,投來一道黑暗的陰影。

女孩瞪眼看著來到床邊的人,發現來人很是陌生,是一名上了年紀的老者,面容有些陰鷙,雙眼中有著異色閃動,那是以她的年紀所無法解讀的眼光。更讓她感到害怕的是,老者的上半身上沒有穿著任何衣物,**也僅僅是穿了一條中褲而已。

“你是誰?”女孩含淚問道。

“我將是你人生中第一個男人,也將是你最后的一個男人?!崩先舜鸬?。

“我想回家?!?/p>

“我可以讓你回家,”老者答應得很是痛快,接著話鋒一轉,“不過你得先滿足我才行?!?/p>

“怎么滿足你?”女孩怯生生地問道。

“用你的身體滿足我?!崩险叩拇浇枪雌饍赡ɑ《?,眼神生出悄然變化,目光從女孩的臉上挪開,向著下方游移,貪婪地看著那些羞于見人的部位。

“你別看我!我可是黃花閨女!”女孩又驚又惱道。

“呵呵,到了這里,一切可由不得你了。而且我不止要看,我還要對你動手動腳呢?!崩险吖中σ宦?,伸出手掌,貼在女孩那絲滑的**上,輕輕撫弄著,感受那柔軟而又光滑的觸感。

女孩還是第一次被陌生男人觸碰,而且是在這種特殊環境之下。她的身體驟然緊繃起來,泛起了點點的雞皮疙瘩。她叫得更大聲了,情急之下甚至罵了出來,可她的叫聲并未起到任何阻攔作用,反而猶如熱油一般,助長了那老者心中升騰的火焰。

老者笑著爬**,欺凌蹂躪著毫無反抗能力可言的女孩,在其嬌嫩的身體上,留下一道道醒目的紅印。

女孩流著眼淚,看著棚頂上那副露骨的雕刻,這才明白了老者要對她做的事情,就跟雕刻中的內容一模一樣。她心中的驚懼一下子放大到了不能再放大的地步,只覺得一場噩夢照進了現實。

忽然間,一陣劇痛從女孩**傳來,令得她幾乎要哭干的眼淚再度狂涌而出。

陌生而又**的老者,踐踏貞**的凌辱,混合著鮮血的刺痛……各種負面因素折磨著女孩,令得她陷入絕望與痛苦的深淵。

一切折磨如果僅止于此的話,女孩也許尚能忍受,畢竟一切都會過去的,就像睡夢中的一場場噩夢,終有醒來的時候。

可惜這場噩夢有些不同,比起其他噩夢,有著更為殘忍的結局。

“我這就送你回家,小娘子?!崩险吲吭谂⒍?,輕語了一句。

女孩松了口氣,甚至有些信以為真,緊繃著的身體,稍稍放松了一些。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老者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殘忍獰笑,原本停住的身體,猛然間向上再次推進,直抵女孩最為嬌柔不堪的深處。女孩痛得慘叫一聲,只覺得一股難以抵抗的吸力闖入自己的身體,將體內某些不知名的東西給吸走了。

“哈哈,痛快,痛快!”老者卻跟女孩正相反,顯得極為愉悅,甚至笑了出來。

慘叫聲與笑聲交織在一起,形成鮮明對比。

接著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一幕發生了,女孩的身體就好像被抽空了似的,原本**的**,忽然間癟塌下去,變成了一種皮包骨的狀態。女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一具干尸,臉頰深陷下去,露出了骷髏頭的輪廓,眼珠子好似金魚眼般凸凸著。她仍在慘叫,可是聲音變得越來越低,嘴巴里的舌頭生生縮水成為了一條紅色肉干。

女孩就好像被某種力量生生奪走了生機,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雙眼漸漸失神,命喪當場。

剛才還好好的一名女孩,此時卻變成了一具干癟的尸體。

反觀那害死女孩的老者,就好像吃了一副大補藥一般,臉色變得愈加紅潤了。

“不錯,采補了這女孩的血肉精華之后,我的武功又精進了不少,距離那十重天境界也不遠了。換算下來,估計再采補二十幾名女孩就差不多了吧?!崩险呤帜眄汍?,笑看著胯下那干癟的尸體,喃喃自語道。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MGCashback先生爆分技巧 (*^▽^*)MG神庙古墓_稳赢版 (*^▽^*)MG浮冰流登陆 (★^O^★)MG捷豹的传说游戏说明 136期单双中特46中41 (^ω^)MG魔术箱玩法介绍 博9网站多少 搜索福建体育彩票31选7走势图 (★^O^★)MG水果大战试玩 江苏老快3遗漏 (*^▽^*)MG燃烧的慾望奖金赔率 (★^O^★)MG宝石女王免费试玩 (*^▽^*)MG神奇的栈_官方版 单双中特 (^ω^)MG魔术箱在线客服 (*^▽^*)MG探陵人_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