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七回 喂肉

趙正等人自然是洗耳恭聽,生怕遺漏半字。

狂刀絕命塔中的機關埋伏太多,魯文花了整整一個時辰,這才將塔中的機關埋伏都講了一遍。

由于內容太多,眾人就算是用心記憶,能記下的部分也極其有限,不肯能一蹴而就。

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魯文沒有辦法,又拿出了一些白紙,在紙上畫出了另一份設計圖,并標明了機關位置,以及破解之法。在行走路線之內,他將一切都寫得很是清楚,但為了節省時間,并未將路線之外的機關埋伏也寫清楚。他拍著**保證,只要按照他說的路線去走,并嚴格照他說的去做,就絕不會有危險。他拿著路線圖向眾人反復講解了三遍,眾人總算是將其牢牢記住了。

盡管得到了破塔之法,可眾人還是無法安心,生怕魯文在里面動手腳,或者是隱藏了一些機關。畢竟眾人是靠著威逼手段,才逼迫魯文將這些說出來的。為了以防萬一,趙正再次出面當了唱黑臉的人,提醒眾人將大量的機關設計圖拿走,以此做為要挾。

這些設計圖都是魯文的命根子,他自然不想被別人拿走,可他現如今已經成了刀俎上的魚肉,哪還有選擇余地,只能將大量的設計圖乖乖交了出來。

如果魯文提供的破塔之法有問題,并害死了前去破塔的人,那這些設計圖就只能跟他永遠說再見了,而且泰山派還會對此進行追究。泰山派眾人沒有擺明了說這些話,但態度卻十分明確。

這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本該是睡個好覺的時候,可泰山派眾人急著回去幫忙破塔,哪有心情睡覺,當即辭別了魯文,離開了這里。

臨走前,趙正對魯文深施一禮道:“老人家,我知道你對我們的行為一定深感不滿,等這些事情了結之后,我等一定會回到這里登門謝罪,并把那些手稿圖紙如數奉還。還請你保重身體,別因為此事氣壞了身子?!?/p>

“哼,打一棒子再給一粒甜棗吃,泰山派好手段!”魯文冷哼了一聲,卻并不領情,將房門重重地關上了。

趙正碰了一鼻子灰,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跟隨同行者一起施展輕功,跳離地面,飛身進入了那占地極廣的黑蓮沼澤中。進來之時,眾人因為遇到了變異閻王蓮的緣故,碰到了不少麻煩,可離開時倒是一切順利,甚至比進來時花費的時間要少了整整一半。

等到月朗星稀之時,眾人已經離開了黑蓮沼澤,落在了干燥結實的土地上,披星戴月地返程回往了泰山派。在前進過程中,沒有人注意到風鳴那陰晴不定的臉色有些古怪。

夜間再無他話,眾人趕了一夜的路,一直走到了天亮。此時大家都有些乏累了,再走下去非得累垮不可,只得放慢了一些速度,在沿路尋找歇腳之地。眾人在來的時候,將一路上的村落城鎮以及荒野小店都記下了,因此很容易便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小小的客棧。

眾人打算在此吃頓便飯,再稍事休息個把時辰。趕路對于體力消耗甚巨,所以他們點了許多肉菜,光是熟牛肉就要了整整三十斤,讓那店家也是吃了一驚。眾人坐下來休息,等著早飯做好,在休息的時候,利用傳音之法進行了一番交談,談話內容自然圍繞在破塔一事上。

聊著聊著,風鳴忽然看似隨意地說道:“對了,我這人不喜歡吃蔥姜蒜,喜歡清淡的東西,還是讓店家再替我另做一份菜好了。你們在這里聊著,我去廚房吩咐一聲,去去就來?!?/p>

眾人聊得正歡,并沒把風鳴的話太當回事,僅有兩人點了點頭而已。

風鳴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慢步走向了位于大堂后面的廚房。

別人并未注意風鳴,可趙正卻一直在暗中注意著風鳴的一舉一動,這些天來始終不敢大意。一見風鳴要進廚房,趙正的眼珠轉了轉,頓時心生警惕,也找了個借口,悄然站起身,放輕腳步跟了上去。他害怕驚動風鳴,跟通行人說話時用的是傳音之法,走路更是了無生息,故此走在前面的風鳴并未發現他跟上了。

風鳴拐了個彎,進入了廚房,沖著廚師喊道:“再替我燉一鍋牛肉,記得別放蔥姜蒜,光放一點咸鹽就行了。量記得放大點,要是做得好,少不了你們的賞錢?!?/p>

“好嘞,等我做完了這鍋牛肉,馬上就給你另起爐灶,再燉一鍋?!迸趾鹾醯膹N師含笑應了一聲。

風鳴點點頭,揮了揮手,示意廚師繼續忙。等廚師轉過了頭,他面露緊張之色,回身四下看了看。

趙正其實就躲在墻后,一見風鳴肩頭聳動,連忙縮回了身,生怕被發現。過了數息之久,他這才深吸了一口氣,壯著膽子將頭伸了回去,偷偷去看風鳴的動靜。這一看不要緊,他正好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只見風鳴從百寶囊中偷偷取出了一個紅色小瓶,揪下蓋子,朝著鍋中即將燉熟的肉倒了過去,他的動作很快,憑那廚師的眼力,根本發現不了。那些粉末落入鍋中,旋即消失不見。

毒藥!

趙正的腦海中當即蹦出這個詞匯,心頭頓時一緊,微微吸了一口冷氣。

風鳴身為殲細,一定是見眾人得到了破塔之法后,惡向膽邊生,想到了下毒害死眾人。這個推測實在是合情合理,順理成章。

雖說武人的味覺靈敏,可這么一鍋放了許多調味料的肉,只要毒藥的味道不是很重,也是很難察覺出來的。像是風鳴這種人,身上帶著的毒藥肯定奇毒無比,味道不會太大,而毒姓卻一定猛烈!

如果趙正沒有跟過來的話,他們這群人今天很可能會著了風鳴的道兒!

風鳴匆匆下完了毒,將藥瓶重新塞回到百寶囊中,前后所花的時間,不過是幾個呼吸而已。

趙正不想被風鳴發現,連忙縮回了身子,快步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心思電轉,尋思著對付風鳴的辦法。就在這時候,他瞥見了一條拴在路邊的土狗。這條土狗乃是客棧養的,平曰里專吃客人剩下的飯菜,長得倒也膘肥體壯。他看到這土狗,頓時有了計較,可是臉色依舊不動聲色。

風鳴沒多久也跟著回來了,隨口說了兩句話做為敷衍,也是坐回到了原位。

趙正偷偷查看了一下風鳴的臉色,發現后者的臉色可不怎么好看,雖然在極力克制著,可還是透出了一絲難掩的緊張之色,眼神有些飄忽不定,喉嚨也在上下蠕動,吞咽著口水。趙正此時也是略微有些緊張,放在桌下的手依然握成了拳頭。

飯菜陸續被做好了,小二在廚房與大堂間來回穿梭,將一道道飯菜端上來,為趙正眾人擺好。當傳到第三道菜的時候,那鍋燉爛的牛肉被端了上來,飄散著濃郁的香氣,令人不由得食指大動。

風鳴頓時打起了精神,用余光緊盯著那鍋牛肉。

小二笑著將那鍋牛肉放在了桌上,說了句請慢用。

劍奴抓起筷子,將其伸向了牛肉,這就想吃第一口。

“慢著!”趙正忽然抬手制止了劍奴,將手橫在了那鍋肉上,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小心駛得萬年船,我看大家還是先別急著為妙,等我把鍋中的肉夾給那條狗吃,等它吃了安然無恙之后,我們再動筷子也不遲?!?/p>

此言一出,風鳴臉色頓時劇變,身體明顯顫了一下,立即將目光對準了趙正,瞳孔收縮成針!

這番話的意思,明顯是在暗指鍋中的肉有毒,眾人都是行走江湖的人,甚至江湖叵測,對于這種提議,自然沒人會反對。不過眾人倒是不大相信這么一家小店會是黑店,也有人說趙正過于謹慎了。

趙正不以為意,伸手將略微有些燙的鍋,打算將肉夾給那條土狗吃。

風鳴心中有鬼,連忙伸手攔住趙正,閃爍其詞道:“這么一家小店,不可能對我們下毒的,你別疑神疑鬼了?!?/p>

“我又沒說這鍋里的肉有毒,只是說要給這條狗先嘗一嘗而已,風堂主急什么?!壁w正側臉望向風鳴,針鋒相對道。

“我也不是著急,只是覺得多此一舉而已。你要是擔心有毒的話,不妨用銀針試一試,何必喂給狗這么麻煩?!?/p>

“銀針不是萬能的,仍有許多奇毒無法試探出來,而喂狗吃一塊肉也沒那么麻煩,風堂主就別再攔著我了?!壁w正將手按在風鳴的胳膊上,稍稍用上了一點力氣,將那胳膊緩緩推開。

風鳴直勾勾地盯著趙正,臉色陰晴不定,將手不情愿地收了回來。

周圍眾人都是何許人也,當即察覺有些不對,望向了這爭鋒相對的兩人,均都沒有了吃飯的意思。

趙正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不顧鍋上的熱勁,端起了這鍋肉,走到了門口那條土狗面前,將鍋中肉夾出了幾大塊,隨手丟在了地上。

這幾塊肉散發著**的香氣,那土狗哪能抵抗得住**,當即大快朵頤,沒幾下就把肉吃了個精光。

吃完了肉,這土狗似乎并未生出什么不適之感,仍然生龍活虎。

“趙長老,我就說你多疑了,這條狗吃了肉之后,根本什么事都沒有。大家都餓了,你趕快把那鍋肉拿回來吧?!憋L鳴裝作若無其事地勸道。(未完待續。)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海南4+1开奖公告 (*^▽^*)MG辛巴达的黄金之旅试玩 上海快3一定牛 (★^O^★)MG自由精神怎么玩 (★^O^★)MG跳跳猫猫_官方版 (*^▽^*)MG角斗士_最新版 北京快三开奖助手免费 (★^O^★)MG巨人财富官网 (*^▽^*)MG疯狂之七投注 安徽25选5在哪个台开奖 河内5分彩开奖记录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 (★^O^★)MG钻石帝国技巧介绍 (*^▽^*)MG戴图理的神奇七怎么玩容易爆分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 中彩网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