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五回 三劍戰一刀

“泰山派的人還真是會自欺欺人,你以為這點小傷就能要了我冷星的命嗎?”一個冰冷的聲音猶如炸雷般響起,驚動了趙正眾人。說話的正是受了重傷的冷星,他直起了高大的熊軀,大量的鮮血從右邊肋下的傷口中涌出,鮮血浸透了衣服,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若是換成普通人受此重傷,早就疼得暈厥過去了,可是冷星卻依然精神飽滿,就好像根本沒受傷似的。事實上,這些傷口不僅沒有打擊到他,反而刺激了他,將他體內的野獸狂姓激發了出來。

在三刀宗里面,冷星絕不是最強的人,但卻是殺人最多的人,手底下沾染了無數泰山派弟子的鮮血。他一旦動了怒就會大開殺戒,任何人都無法阻攔!

張鐵面寒著臉掃了眼冷星身上的傷口,冷哼道:“你的命倒是挺硬的,但再硬也硬不過我手中的闊劍,等我把你的狗頭砍下來,看你還怎么囂張。你殺了我們那么多的門人弟子,我今天就要為那些死去的同門報仇雪恨!”

“只怕你會偷雞不成蝕把米,把你自己的狗命也搭上?!崩湫菃问治盏?,用剩余的一只手點了身上的兩處穴道,將血止住了,而后雙目一凜,激發出了一身咄咄逼人的氣勢。只見他周身四下的空氣產生了一圈圈波動,慢慢浮現出了一個猛虎型虛影,這個虛影很淡很淡,但卻十分清晰,肉眼可見。猛虎對著趙正眾人張牙舞爪,就跟冷星本人一樣兇惡異常。

九重天武人的境界名為“氣勢如虹”,到達這個境界之后可以釋放出一股滔天氣勢,這種氣勢會跟武人本人的姓格相對應,形成一個肉眼可見的氣態實體。猛虎般的武人就會擁有猛虎般的氣勢,蛟龍般的武人就會有蛟龍般的氣勢!

冷星身上的氣勢激發出來之后,趙正眾人的身上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張鐵面幾人倒還好說,這幾人每人都有抵抗氣勢的實力,可趙正就不行了,這種氣勢所釋放出來的壓力,對他的影響很大。

趙正只覺胸口發悶,呼吸困難,心跳頻頻加速,就好像要跳出嗓子眼似的。

“少在那里嚇唬人,你以為只有你有氣勢嗎?”張鐵面怒喝一聲,也隨之釋放出了自身的氣勢,一陣氣浪從他腳下蕩開,一個判官摸樣的虛影慢慢閃現出來。他用自身的氣勢護住了趙正眾人,抵擋住了冷星散發出來的氣勢。

趙正忽覺身上壓力驟減,輕松了很多,呼吸變得更順暢了,種種不良反應也隨之消失。

冷星踏前一步,側過頭跟同伴寒聲道:“溫玉侯,今天我手癢癢了,他們幾個人全都交給我一個人來對付,你只要在旁邊看熱鬧就行了,千萬別插手。如果你插手的話,我就連你一塊大卸八塊,聽到沒有?”

“冷星,別逞能,那個張鐵面可不是泛泛之輩,玉玲兒與劍奴兩人也不是白給的,以你一己之力,怎會是他們這么多人的對手。聽我一句勸,讓我們兩個一起出手,只有這樣才能做到萬無一失?!睖赜窈顒窠獾?。

“少他媽跟我啰嗦,讓你別插手就別插手!”冷星大吼一聲,再也按捺不住洶洶殺心,丟下溫玉侯不管,提著唐刀開山虎牙跳了上去,施展出看家本領“絕戶刀法”,對著張鐵面劈頭蓋臉地砍了下去。

絕戶刀法是三刀宗眾多刀法之一,這門刀法出招快而狠辣,刀刀進攻敵人致命必救之處,講究以攻為守,不留余地。用這種刀法作戰,出招只有三個結果,要么將敵人殺死,要么自己被殺,要么干脆兩敗俱傷,很少有回旋余地。

面對這迎面一刀張鐵面大喝了一聲“來得好”,而后施展出蒼松劍法,橫劍去擋落下來的開山虎牙刀。他手中這柄劍比尋常的劍寬數倍,而且十分厚重敦實,已經接近重兵器的范疇了,就算與大刀硬碰硬也不吃虧。

開山虎牙正斬在劍背上,就聽一聲雷鳴脆響,兩股力量撞在了一起,碰撞的中心散發出一股波動,震得下面的土地隨之深陷塌落,那些脆弱的植物更是被瞬間掀飛起來,不知所蹤。

“給我斷!”冷星獰笑一聲,狠狠壓下刀身,背后的氣勢虛影做出虎撲之狀。大刀上那鋸齒狀的刀鋒一點點地劃動著張鐵面手中的闊劍,在劍背上留下明顯的劃痕,并摩擦出刺耳的聲響。

張鐵面僅靠一只手難以抵御這股怪力,將另一只手也伸了出來,一把托住了刀身,舉雙手去硬抗冷星。與此同時,他施展出劍里夾腳的功夫,單腿穩住下盤,好似松樹般牢牢抓住崩飛的土地,而后飛起另一只腳,前去猛踢冷星的小腹。

冷星若是不躲的話,就會被這一腳踢中,若是躲的話,就不得不撤回手中的開山虎牙。

換成尋常武人,肯定會選擇躲閃,畢竟身體是自己的,挨這一腳得不償失。

可是冷星卻沒有躲,而是選擇了硬抗著一腳的進攻,這樣做實在很瘋狂,可瘋狂一向是他身上最顯著的特點之一。

“碰!”

冷星小腹中腳,肚子部位的衣料隨之破碎,四散而開,那位于右邊肋下的傷口也隨之噴出了一股鮮血??伤麉s連哼都沒哼一聲,反而趁勢加緊了手上的攻勢,將開山虎牙刀重重斬了下去。

張鐵面尚有一條腿懸在空中,使得下盤不甚穩健,冷星陡然加大手上的力氣,他落地的那條腿經受不住這股天崩地裂的怪力,被壓得生生形成了彎曲。

“叮!叮!?!?!”

開山虎牙在闊劍的劍背上摩擦出數聲脆響,而后落了下來,正砍在張鐵面的左肩上,若非張鐵面功底深厚,有一股內力護體,這一刀非得把他劈為兩段不可。饒是如此,他的肩頭也被這一刀給翻開了,血肉向著兩側卷曲,傷口深可見骨。

冷星一刀重創了張鐵面,但這一刀并不如何劃算,根本就是馬炮換車,硬挨了一腳,才換來了這一刀。他一刀得手,反手又是一刀,右下至上撩了起來,張鐵面忍痛防守,用劍架住了這一刀。兩人再度展開較勁,一刀一劍摩擦出點點火星。

冷星雙手緊握刀柄,不斷向上加力,同時獰笑著問道:“狗崽子,怎么樣,你這下知道疼了吧?”說話之時,他的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很顯然他那一腳捱得也不輕。

“你這個瘋子!”張鐵面怒喝一聲,雙手猛然加力,在劍背上釋放一股暗勁彈力,借著這股力道順勢彈開了,跳到了身后一丈處。

“膽小鬼,有種別跑!”冷星不依不饒地持刀追擊,再度施展開絕戶刀法,全然一副姓命相搏的架勢。

其實張鐵面并非逃走,而是為了避其鋒芒,伺機反擊。他靠著這一記后跳,騰出了手,將蒼松劍法大開大合地施展了出來。他出招時后發而先至,揮砍出數道劍氣,這些劍氣恰如其分地飛向了冷星必經之處。

冷星竟然不躲不避,靠著鐵打的身子硬抗了這數道劍氣,硬生生地突破了這層防御,殺到了張鐵面近前。

兩人一個用絕戶刀法,一個用蒼松劍法,就此戰在一處,殺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嚎。

由于冷星之前有過交代,警告過溫玉侯不能出手,所以盡管戰事激烈,溫玉侯還是只能乖乖站在旁邊觀戰,沒辦法出手幫忙。

可趙正眾人就不同了,他們可以隨意出手,哪怕一擁而上也沒關系,在這種生死關頭,也沒必要講什么江湖規矩了。

“二位,我們也別‘賣不了的秫秸桿——在這里杵著’了,張堂主已經受了傷,勝負還在兩可之間,我們還是過去幫他一把吧?!眲εテ鹆藙ο?,在一側用力一拍,一柄金光閃閃的寶劍一飛沖天,正是劍匣中壓箱底的寶劍將軍劍。

將軍劍在半空中兜了一圈,而后化作一道金光,直接飛向了冷星。

劍奴又一拍劍匣,從中放出了十數柄差一些的寶劍,用這些寶劍輔助將軍劍。十數柄寶劍化作漫天寒光,緊隨在將軍劍之后,在半空中劃過一道耀眼弧光。一下子駕馭這么多的劍,已是劍奴的極限。他老樹生根般站在原地,雙手捏著指訣,遙遙控制著半空中那些飛舞的寶劍。

玉玲兒跟趙正也沒閑著,各展其能,一起幫忙。玉玲兒拔出一柄用玉石打磨而成的白色寶劍,持劍跳入戰圈,施展出了泰山派中另一門成名劍法“盤山劍法”。這門劍法是泰山派祖師爺觀看泰山上的盤山道所參悟出來的,劍法轉圜如意,就好似曲折的盤山道一般,一環扣著一環。

她原本就有八重天境界,在怪力丹的作用下,修為更是再次飆升,接近了九重天,擁有著不容小覷的戰力。

相比之下,趙正能幫上的忙就很有限了,以他現如今的修為,根本無法靠近戰圈,只能站在遠處,艸控著子初劍伺機策應。他的內力無法延伸那么遠,子初劍更多的是靠著自身存儲的內力四下飛行。

三名劍客,外加十數柄寶劍一起對付冷星,將冷星圍在了中間。別看冷星說得猖狂,可面對這般凌厲的圍攻,還是有些受不住了,漸漸露出了敗勢,身上頻頻中招,被傷得血肉模糊,幾乎成了個血人。

溫玉侯皺著眉頭,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嘆氣道:“唉,冷星,再這樣下去,你非得把命交代在這里不可,這又是何苦呢?還是讓我出手幫幫你吧?!?未完待續。)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MG船长的宝藏怎么玩容易爆分 (★^O^★)MG大航海时代登陆 (*^▽^*)MG樱桃之恋新手攻略 (★^O^★)MG糖果大陆游戏网站 二肖中特期期100准1 (★^O^★)MG大航海时代技巧介绍 (^ω^)MG鬼屋闯关 江苏虚拟足球e球彩 l水果老虎机小游戏 (*^▽^*)MG凯蒂卡巴拉奖金赔率 (-^O^-)MG锁子甲巨额大奖视频 (-^O^-)MG爱丽娜玩法介绍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号码 (*^▽^*)MG丛林快讯免费下载 (*^▽^*)MG伟大魔术师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