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一百五十七回 塵埃落定 中

趙正卻發現姐姐瘦了,雖然只是稍稍瘦了那么一點點,可逃不過他的眼睛。

既然姐姐瘦了,也就意味著過得并沒有那么好。

唯一的親人遠在他鄉,前途未卜,怎可能過得好?

“弟弟不孝,沒能陪在姐姐身邊,侍奉于床前榻后?!壁w正歉然道。

“好男兒志在四方,你要是整天粘著我,才是真的不孝。你能在江湖上闖出一番名堂,替我爭光露臉,這才是孝順,而且是大大的孝順?!鄙蚵湎夹Φ?。

“托姐姐的福,我總算是混出了一點名堂?!?/p>

“這可不是一點名堂,而是很大的名堂。子初劍爭奪擂可是江湖盛事,吸引了全天下善于用劍的后起之秀,你能在這座擂臺上嶄露頭角,簡直太了不起了。姐姐以你這個弟弟為傲?!?/p>

“我若是不進紅塵客棧,不認你做姐姐,也不可能有今天。我今天能有此小成,全仗姐姐栽培?!?/p>

“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主要還是你天賦好,人又努力,另外宋快嘴他們也幫了不少忙?!鄙蚵湎夹χD過頭,望向了身邊一眾伙計們。

趙正光顧著跟姐姐說話,將這些人冷落在了一旁,現在連忙抓緊機會見禮道:“各位哥哥們也來了,恕我傷勢未愈,不能下床相迎?!?/p>

“不用下來,你乖乖躺在床上就行了,我們又不是外人,哪會挑你的理?!毙γ婀硗醵⑿Φ?。他的笑臉還跟以前一樣比哭更難看。

“就是,就是,都是一家人,瞎客氣什么?!彼慰熳旃?,笑著說。

“趙正,你小子可真牛氣,竟然能把名頭那么大的孔云杰擊敗,我人屠子服你!”任千秋翹起了大拇指,晃了兩晃。

“趙大哥,我們也來看你了,你該不會把我們兩個忘了吧?”另外兩名紅塵客棧的伙計也湊了過來。

紅塵客棧這些人上上下下全到齊了,竟然一個也沒少。

不等趙正回話,這些人便圍攏到趙正床榻旁邊,七嘴八舌地打開了話匣子。

宋快嘴不愧是宋快嘴,說的話又多又快,句句話都搶在了別人前面。

“趙正,你現在可成了炙手可熱的大紅人,山莊上上下下都在議論你,江湖上的朋友們都在給你醞釀起綽號,有人管你叫‘橫空小劍仙’,還有人管你叫‘旭曰初升’,我看第一個綽號就不錯,第二個太文雅了一點?!彼慰熳熳炱ぷ宇l動,飛快道。

“我倒是更喜歡第二個綽號一些,我才剛剛闖出名堂,手里拿的又是子初劍,就好像旭曰初升,很貼切?!壁w正笑道。

宋快嘴接著問了趙正許許多多問題,大部分的問題都跟剛剛結束的擂臺賽有關。趙正一一作答,可回答的速度還不如宋快嘴詢問的速度快。

人屠子整天在廚房用刀,對武器有一定研究,厚著臉皮向趙正暫借子初劍一觀。

趙正不忍拂故人美意,將床邊的子初劍抓在手里,現在這柄劍已經配上了相應的劍鞘,收斂了鋒芒,可拿在手里,還是覺得寒氣逼人。他向子初劍征求意見,希望將子初劍拿給人屠子看??勺映鮿Σ⒉唤o這么面子,拒絕了此事,頂多只允許趙正將自己拔出來。

趙正沒辦法,只能退而求其次,將子初劍拿在手里向人屠子觀看。

“鏘!”

寶劍出鞘,鋒芒畢露,屋內打了一道亮閃,溫度降低了許多,凍得人直起雞皮疙瘩??虧M花紋的劍身上,映著眾人的臉孔,好似冬曰寒湖上凍結的冰面。

什么也不用做,光是看著這柄劍就能感受到這柄劍的銳意!

“好劍!當時我們在臺下看不清楚,這次總算是看清楚了,這他娘的真是我這輩子看過的最好的劍?!比送雷佑重Q起了大拇指,這次晃了三晃,比剛才還多了一晃。

其他人也紛紛湊上來打眼觀瞧,一個個對子初劍贊不絕口,充裝內行。

大概是因為眾人靠得太近,引起了子初劍的不滿,這柄劍忽然抖動起來,并從劍身中蕩出一圈圈無形內力,將周圍眾人給生生彈開了。這一下的力道說輕不輕,說重也不重,恰恰將這些人推得人仰馬翻,卻不至于讓這些人受傷。

宋快嘴等人哎呀怪叫數聲,紛紛仰面摔倒,摔成了一堆。

就連功力深厚的沈落霞也被逼得退了兩步。

“子初劍,不可無禮!”趙正對手中的寶劍斷喝一聲,將其緊緊握住,重重地插回鞘中。子初劍歸鞘之后,這才慢慢消停下來,歸于了沉靜。

宋快嘴等人孤陋寡聞,并不知道上品寶劍有這等不可思議的能力,還當是趙正故意難為他們,一個個聲討起了趙正。

還是沈落霞知道的多一些,看出剛才是子初劍所作所為,輕斥了宋快嘴等人一句,解釋了個中緣由。

聽了解釋之后,宋快嘴等人對于子初劍多了一分敬畏之心,不敢再隨意靠近冒犯了。

小小風波過去,趙正騰出了空,問起了紅塵客棧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以及這些人路上的所遭所遇。

宋快嘴搶著回答,將趙正不在這些天里發生的事情統統說了一遍,其實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紅塵客棧這些天過得很安穩。一直到眾人聽住店的過客提起子初劍爭奪擂的打擂者名單之后,紅塵客棧這才炸開了鍋,因為名單中赫然有著趙正的名頭,這對于大家來說,可以是一個天大的消息。

沈落霞為了弄清事實真相,跟一些江湖上的朋友多方面打探此事,終于從一個人手中得到了幾張打擂者的畫像,其中一張畫像上面畫著的赫然就是趙正。

名字跟畫像兩相吻合,紅塵客棧的眾人這才確定了那個打擂的趙正就是昔曰的店小二!

趙正參加那么危險的擂臺賽,沈落霞那還能按奈得住,當即決定拋棄客棧,前往南贍省觀看打擂。

像是這種熱熱鬧鬧的江湖盛事,自然人人想看,宋快嘴等人也紛紛要求同行,要給沈落霞當車夫。眾人你也想去,他也要往,爭執不下,到后來干脆決定一塊前去,誰也別跟誰爭。

這些人走后,紅塵客棧也就沒人打理了,變成了一座空客棧。

沒了沈落霞這些人的紅塵客棧還算是紅塵客棧嗎?

當然不能算了。

臨走之前,沈落霞來了個干脆,將店中的客人全都趕走了,將古道邊的客棧一把火燒了個精光。她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不希望這座客棧落入別人手中。這座客棧中暗藏多條密道,容易惹人起疑,不方便交給外人。

趙正聽到這里,心底唏噓不已,動容惋惜道:“那座客棧對于大家來說,就像是家一樣,燒掉實在太可惜了。我看不如這樣好了,我手里還有點積蓄,正好沒什么用,不妨給你們用來再蓋一座更大的紅塵客棧?!?/p>

“沒有那個必要,如果我要留著紅塵客棧,又何必一把火燒掉,以后再回去就是了。我既然燒掉了,就是不想再回去了?!鄙蚵湎己u搖頭說。

“姐姐之前那么留戀那座客棧,為何現在又不想回去了?”

“我之前想在那座客棧中等個人,可是左等右等也沒等到,已經等得心灰意冷了。所以我決定,既然等不到,就干脆出去找?!鄙蚵湎颊f話之時眼波如水,讓人覺得悠悠歲月在她的眼中留下了一些特別的東西,到底是什么東西,卻又教人說不上來。

沈落霞在等人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也有很多人問過,可是從沒有問出過答案,就連趙正也問不出。

既然問不出,也就沒必要問了,更何況是在這種環境下。

“既然姐姐呆得膩了,想要游山玩水,那就別開什么客棧了,你若是想要去哪里,等我傷愈之后,可以陪著你去?!壁w正笑著說。

“我也陪著你,你去哪我去哪?!比送雷訐屩f,他這次說話比宋快嘴還快。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开奖 (^ω^)MG野性孟加拉虎免费试玩 3d字谜画谜 (^ω^)MG华丽剧场投注 浙江快乐彩11选5 (★^O^★)MG极速抢钱送彩金 (★^O^★)MG超级高速公路之王游戏说明 (-^O^-)MG野生熊猫免费试玩 湖北快3开奖直播今天 (★^O^★)MG美丽骷髅_电子游戏 福建31选7走势图浙江风采 青海快3今日开奖号码 网赚论坛排行榜 (-^O^-)MG伴娘我最大投注 河北快3中奖 (*^▽^*)MG燃烧的慾望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