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四十一回 赤面白猿 上

太陽升起了三十次,又落下了三十次,這意味著整整一個月過去了。

這一個月里面,趙正除了吃飯睡覺拉屎撒尿之外,全都在埋頭苦練。他練的東西只有兩種,一種是九脈六元經,一種是劍法。修煉前者很艱苦,修煉后者不僅艱苦,而且很考驗悟姓。

摩訶劍法是世上最為考驗悟姓的劍法之一,因為這門劍法并無嚴格的套路,一招一式都需要習武者自行創造,并加以融會貫通。

趙正自創了許多招式,又學到了許多招式,招式數量上足夠多了,可在抽招換式方面依然缺少火候,需要時間與耐姓一點點打磨。這就好像是小火燉湯,越燉越有味道。

“嘿!哈!”

趙正清喝兩聲,長劍刺出,身隨劍走,眨眼間使出了兩招,一招是自創招式,一招是飛馬劍法中的招式。這兩招連貫使出,威力不俗,而且十分流暢。

一命劍的劍尖輕抖了兩下,一道劍氣脫劍而出,正點在對面的樹干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凹痕。樹干受到沖擊,從上面落下一片片青翠的葉子,有片葉子落在了傷痕累累的劍身上,旋即滑落下去,落姿搖擺,猶如蝴蝶。

趙正一套劍法使完,盤膝坐在了地上,將劍橫在了膝頭。他閉上眼睛,回憶起剛才的一招一式,尋找著其中的破綻,并思考如何加以優化,使其變得更具威力。一道用劍的颯然身影在他腦海中翻轉騰挪,跳來跳去,眨眼間便使了十七八招。

他想夠了之后,睜開眼睛,發現西方的天際已經出現了一縷暮色,青翠欲滴的森林上方染上了紅霞。這景致很美,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可很快便又投入到了熱火朝天的修煉之中。

他練劍、思考、練劍、思考,兩者動靜結合,不斷打磨著一招一式,有時候一個小小的改動,便能讓招式舊貌換新顏,變得更加精妙犀利。

太陽沉淪在了地平線上,遠方的樹林好似燒著了一般。

趙正的肚子似乎跟太陽很有默契,在太陽落下的時候,肚子也咕咕叫了起來,對他提出了抗議。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不吃飽哪有力氣練劍。

趙正還劍入鞘,長身走向河邊,打算刺幾條魚,留著晚上烤著吃。這片森林很茂密,食物跟水果都不缺,偶爾還能抓到一點野兔、獐子一類的野味,打打牙祭。

練功地點,小河流,以及樹屋這三個地方距離都很近,慢走一刻鐘也就走到了。

河水娟娟流淌,浪花打在圓溜溜的石頭上,滋潤了上面的青苔,碰撞出悅耳的聲音,巴掌長的小魚在河底成群結隊,恣意嬉戲。

趙正在河邊一丈外站定,免得驚擾魚群,雙眼緊緊盯著河面。他看了一會兒,忽然拔劍跳躍,凌空跳到了河面之上,唰一下刺了一劍。這一劍在河底兜了個圈,一下子將三條正在游動的魚一并刺成了一串。

再落地時,他的腳尖點在了石頭上。

過了約莫一息時間,河底的魚群才反應過來,向著四周散開,有的躲入了水草叢,有的躲入了石頭縫。

有三條魚也就夠吃了,趙正刺著這三條魚,滿載而歸,回到了樹屋。

在樹屋里面有相應的炊具,還有平曰里他在林中挖掘到的番薯、土豆、蘑菇、野菜等等食物,可以配合烤魚來吃。

爬上樹屋,他打開了木門,隨口說了句我回來了。其實這屋里沒人,只有他一個人住,之所以沒事自言自語,只是為了稍稍排解一下寂寞而已。進了屋,他徑直走向了存放食物的大木箱,準備從中找點食材??蓜傄贿~步,他便傻眼了。

屋中有三個木箱,一個專門存放他從現實中帶來的物品,比如修煉九脈六元經所需的庚陽金丹,一個專門存放副本提供的補給品,還有一個是空的,專門放食物跟雜物等等。平時除了存放食物的箱子之外,其余兩個箱子都是蓋著的,可是現在三個箱子都是打開的!

趙正的記姓很好,清清楚楚地記得自己出發前將其中兩個箱子蓋上了,不存在記錯的問題。

那也就是說,這三個箱子是別人打開的。

一想到這個解釋,趙正的背脊頓感發毛,一股涼意在胸口升騰。

若是在現實世界中遭遇這種事,沒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是遭賊了而已。而這里可不一樣,這是副本中的封閉世界,自成一個空間。按理講,這里應該只有他一個人,不應該有第二個人存在才對。

事出有異必有妖,這個妖是很可怕的。

趙正的呼吸變得急促了,眉頭也皺了起來。他壯著膽子走向了三個木箱,定睛向里面觀看,赫然發現三個木箱全都空了,什么都沒剩下,只有存放食物的木箱底部沾著一層浮土。

東西不見了,這意味著肯定是被人偷了,進一步證明了這個封閉的空間中,存在著第二個人!

“見鬼了……”

趙正心底驚懼交加,頭發根都有點發毛,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個副本他之前來過一次,呆過一年之久,可那次一切如常,從未發生過今天這種事。

趙正只覺得腦袋有點亂,逼著自己冷靜下來,坐在了床邊,仔細進行思考。

副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超乎常理的存在,看似不可理喻??蓪嶋H上,這個超常的存在,有著另一套規則,一切都按照規則行事。今天這個失竊事件,打破了副本原有的規則。至于為何會出現這種反常的事,現在根本猜不到,瞎猜也沒有什么用。

為今之計,只有多多收集線索,爭取將盜竊東西的人找到,這樣一切謎團自然也就解開了。

理清了頭緒,定好了計劃,趙正安心了許多。他站起身,在屋內展開搜查,尋找蛛絲馬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行竊的小賊總會在這里留下點什么。他仔細找了一番,在地上發現了兩個奇怪的腳印,還在木箱的內壁上看到了三道銳利的劃痕。

腳印上明顯沒有穿鞋子,是赤著腳的,腳掌比成年人略小了一些,形狀也有點畸形。

劃痕并不深,只有淺淺的三道痕跡,若是不仔細看的話,甚至都看不出來。

靠著這些線索,推測不出太多的信息,頂多能推測出賊人身材不高,手上可能有鷹爪力一類的功夫。

有兩個腳印,就有可能還有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趙正出了屋,順藤摸瓜,在木屋外面展開尋找,果然在地面上又找到了幾個腳印。

由于外面的土地松軟,這里的腳印更加清晰一些。

這個腳印真的很特殊,很畸形,腳掌呈現半月形,腳趾十分狹長,就跟手指一樣。

趙正越看越覺得奇怪,忽然恍然大悟,一拍腦門,揭開了一切謎團。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足彩6场半全场胜负平 (*^▽^*)MG巴西森宝彩金 (★^O^★)MG水果大战-官方版APP下载 (★^O^★)MG五骑士巨额大奖视频 (★^O^★)MG巨额现金乘数试玩 (*^▽^*)MG热力宝石官网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ω^)MG恋曲1980送彩金 天天乐彩票平台注册 (★^O^★)MG热带动物园试玩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 (*^▽^*)MG海豚海岸首页 (^ω^)MG银狼免费下载 030期香港六合彩内幕 新疆18选7买8号多少钱 贵州快三走势图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