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二十五回 劍圣之子

劍奴倒是沒把這太當回事,他皺著眉頭,一躍而起,跳到了曾輝的尸體旁邊,伸手去揭曾輝的人皮面具。

普通易容者的人皮面具全都是貼在臉上的,僅有一層,從脖子上就能揭開。而曾輝的人皮面具很特殊,不僅僅是一張臉皮,而是一整張人皮!

這一整張人皮能將易容者全身都包裹住,往身上一套就跟穿衣服似的。這種易容技術巧奪天工,神乎其技,體表一點破綻也沒有,外人根本檢查不出來。

劍奴摸索了好一陣子,也沒能在曾輝的臉上找到人皮面具的邊緣,多少有點心慌了,懷疑自己殺錯了人。

趙正見狀,再次傳音道:“前輩,泥人曾的易容本領獨步天下,跟普通人的人皮面具不同,你得用力去扯他的臉皮,才能戳穿他的偽裝?!?/p>

劍奴回頭看了看,尋找傳音的人,可是一無所獲,看誰也不像。事已至此,他別無選擇,只能選擇繼續聽信傳音這的話,一一照著去做。他轉回身,探手伸向了曾輝的臉蛋,捏住皮膚,用力向上一扯,將皮膚提起老高,沒過多久,就聽一聲裂帛之聲傳來,臉皮斷成了兩截!

一截臉皮留在了劍奴手上,余下的臉皮仍在曾輝臉上,露出了一個不規則的大窟窿,窟窿下面不是血肉傷口,而是另外一層完好無損的臉皮!

劍奴大感驚異,看了下手中的臉皮,發現十分光滑細膩,只有薄薄的一層,大概有幾張紙厚。再去看曾輝的臉,表面那層也十分光滑,可是破損下面的臉皮就不行了,呈現出蠟黃色,還帶著不少皺紋和老年斑。

劍奴將手伸入曾輝破損的臉皮,用力扯了一下,就像是拉壞了一塊破布口袋似的,拉掉了一大塊假皮。

曾輝失去了人皮面具的遮掩,露出了大半張臉以及整個脖子,下面全是皺皺巴巴的皮膚。

劍奴來了勁頭,三下五除二,將其余的人皮面具也都扯了下來,甚至連假發都扯掉了,露出了曾輝的本來面目。

曾輝常年躲在人皮面具之下,皮膚缺少陽光照射,顯得十分病態,一臉蠟黃,滿是皺紋,明明是四十來歲的人,看上去就像是快奔六十了。

劍奴從未見過曾輝,也不知此人到底是不是曾輝,但從此人的易容本領以及行事作風來看,八成是曾輝無疑。

縱然此人不是曾輝,也犯下了欺騙鑄劍山莊的罪行,死不足惜。

“竟然敢戴上人皮面具假裝年輕人混入打擂者之中,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眲ε吡艘宦?,抓起曾輝的尸體,向著門外用力拋了出去,“這里是劍冢圣地,可不能讓你這家伙的尸體玷污了這里?!?/p>

曾輝的尸體就跟沙包一樣,飛出十數丈遠,落在了山路上,摔得滿地是血。

在場眾人之中,只有趙正明白來龍去脈,知道是怎么回事,其余的人都有點摸不著頭腦,有的人甚至連曾輝是誰都不知道。一些涉世未深,或者是心慈手軟的打擂者,多多少少受了一點驚嚇,臉色變了數變。

劍奴轉過身,電目掃視眾人,見那名傳音者仍不出來相見,只好抱拳謝道:“多謝小友提醒,幫我鏟除了一個作弊者,我聽說這個泥人曾.曾輝行事一向不檢點,殺了他也算是為武林除了一個禍害?!?/p>

傳音之法十分隱秘,眾人并不知道趙正為劍奴傳音,聽到劍奴這番話,一個個更加迷糊了。

劍奴也懶得花費唇舌解釋,再者說這里是劍冢清靜之地,不方便逗留太久。他一縱身跳回到石臺上,吩咐僅剩的幾名打擂者繼續接受子初劍的測試,并警告他們若是作弊了就趕緊站出來,若是被子初劍檢查出來,那問題可就大了。

余下的人之中若是真有作弊者的話,見到了曾輝的慘狀之后,一定會嚇得屁滾尿流。好在這些人都是貨真價實的年輕人,再也沒有作弊者。

在劍奴的催促下,剩余幾人一一上前,倒數第四個人輪到了姜明,而趙正輪到了倒數第三。

姜明順利通過,接著輪到了趙正。

趙正走上前,靠近了子初劍,感受到了劍身上傳來的陣陣冰寒之氣。他深深地看了子初劍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絲貪婪之色。他跟其他的打擂者一樣,都夢想著能夠得到子初劍,大幅提升自身實力??墒窍胍_到這個目標,光看是不行的。他伸出手,抓住了劍柄,一股幾不可查的波動穿入他的身體,從手心慢慢激蕩,直至傳遍全身。

這種無形波動一波波傳來,持續了數息時間,而且有了愈演愈烈的趨勢。這種波動是劍靈散發出來的,劍靈可以利用這種方式感受這個世界,或者跟身邊的人進行心靈溝通。

趙正閉著眼睛,感受這種波動,就在這時候,他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一個聲音,聲音很中姓化,聽不出姓別,而且十分年輕。

“我感受到了你那朝氣蓬勃的身軀,感受到了你心中的火焰,感受到了你那種雄獅般的斗爭之心。像你這樣的年輕武人,正是我想要的主人。我很看好你,你在打擂的時候好好表現吧?!?/p>

聲音是直接響徹在趙正腦海里面的,而不是響徹在雙耳中的,明顯不是傳音之法傳來的聲音。

趙正聞言大驚失色,呆呆地看著子初劍,在心中暗暗道:“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之前的聲音消失了,并未給予任何回應。

劍奴感覺時間夠了,宣布趙正通過測試,讓他退下。

趙正沒有依言而行,而是仍然緊緊握著子初劍的劍柄,在心中呼喊,可還是沒能得到任何回應。

站在趙正后面的是小蝴蝶.安心,她見趙正賴著不肯走,還發起了呆,催促道:“你小子是不是打算在這里站上一整天?既然通過測試了就趕緊讓開,別妨礙本姑娘進行測試?!?/p>

趙正這才回過了神,依依不舍地松開了手,離開了子初劍,踏步上前。他看著自己的手心,回憶著剛才聽到的話,那些聲音是從他腦海中響起的,難不成是子初劍在跟他溝通交流?

這實在是個超乎他預料的意外,在游戲中是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一般只有在上品寶劍認主了之后,才會跟主人進行這種心靈溝通。

難道說子初劍已經認可他了?

他心頭一跳,但旋即又打消了這種異想天開的念頭,子初劍說過讓他在擂臺上好好表現,聽這個意思,僅僅是對他有好感而已,還沒有到認他做主人的地步。想必不光是他,別人可能也聽到了這種生意。

他想著想著,腳下已然走到了姜明面前,順口問道:“姜兄,你剛才在握住子初劍的時候,有沒有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

姜明搖搖頭道:“我沒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只感覺身體里怪怪的,就好像有東西鉆了進來,等到松開劍柄之后,這種異樣便消失了。怎么,難道你握住子初劍的時候聽到了別的聲音?會不會是有人在給你傳音?”

“哦,也沒什么聲音,大概是我聽錯了吧?!壁w正搪塞道。

一邊的劍奴聽到了趙正兩人的對話,扭頭望了過來,在趙正身上多看了幾眼,接著又在子初劍上多看了幾眼,露出了玩味笑容。

小蝴蝶.安心以及另外一名叫做子不語.云千鶴的打擂者也順利通過了測試,這場測試圓滿結束,并用曾輝的死亡畫了個帶著血色的句號。

原本的二十一名打擂者,在剔除了泥人曾.曾輝之后,變成了二十名打擂者,這下倒是方便抽簽捉對比武了。

劍奴站在臺上,含笑掃視眾人,點頭道:“很好,你們這些人全都通過了測試,獲得了比武打擂的資格。擂臺會在三天后正式召開,在這之前你們就好好準備吧。一個個多吃點,多喝點,養足精神。擂臺召開的前一天,我會讓你們進行抽簽,簽條都是一對對的,抽中了相同簽條的人,就會被定為比武決斗的一對人選。你們現在正好是二十個人,第一天一共比十場,勝者晉級,敗者出局。若是有人受了重傷,無法參與下一場比武,那就中途休息幾天,等到傷者痊愈之后,再進行下一輪的比武打擂,爭取每一輪打擂,都能讓你們保持最好的狀態參加?!?/p>

說完話,劍奴領著這群打擂者下了石臺,沿著石階離開了這里。

距離那場龍爭虎斗,就只剩下三天了。

……

臥龍山脈,無名山峰。

白衣如雪的年輕人,白鞘如雪的劍。

他保持著盤腿姿勢,懸浮在半空中,一股浮勁充斥在他雙腿中,還有一股內力在推舉著他。白色的劍鞘橫在膝頭上,上面點綴著幾點紅色梅花,白中帶紅,紅中帶白,顯得清麗脫俗。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河南22选5第68期 码报专家资料三中三 (*^▽^*)MG戴图理的神奇七爆分打法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亿客隆彩票网址 (^ω^)MG彩色三角_稳赢版 (★^O^★)MG大白鲸首页 2021互联网彩票试点 广东好彩1官方网站 老快3遗漏号360 (^ω^)MG阿拉斯加垂钓免费试玩 网上最正规的彩票平台有哪些 南粤36选7开奖号码 河南快3遗漏 (★^O^★)MG三个朋友_电子游艺 海南七彩票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