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六回 身世

見此情景,韋一陽連忙提醒道:“弟弟,下手有點分寸,別把她給打壞了,你哥哥的仕途還要靠她的身體來鋪平呢?!?/p>

“放心吧。打不壞的?!表f大力獰笑著應了一聲,抖了抖八條手臂。

子嬅倒飛而出,直到撞在一棵樹干上才停下,頭上的發帶被樹枝掛斷,一頭瀑布般的黑發垂了下來,灑滿鬢角兩側。她沉著臉,大口喘著粗氣,握著龍骨鞭的右手微微顫抖。她沒有再急著反擊,而是呆在了原地,似乎是在休息,也好像是在想著什么。

韋姓表兄弟認為勝券在握,也沒有急于步步緊逼。韋大力大搖大擺地走向子嬅所在的樹木,而韋一陽則繼續幸災樂禍地向下說。

“說實話,當初發現這件事的時候,我根本不太敢相信。有誰能想到大名鼎鼎的‘飛骨摘花’在成名前會是一名流鶯呢?后來我經過一番調查,才確認了這件事。不過那時候我還沒想要對付你,所以也沒急著向江湖公布。要是我對外公布了,你恐怕早已身敗名裂,無法在江湖上繼續立足了?!表f一陽緊盯著遠處樹上的蕭索嬌軀,臉上掛著殘忍的笑容。

“你怎么會知道我的身世?”子嬅沉著臉問道。

“當初我們在江湖上偶遇,我看你第一眼就覺得有點眼熟,但一時間沒能想起來。后來我們有緣又見了一面,我又覺得你眼熟,這次終于讓我想了起來,想出了在哪見過你。大概在十七年前的時候,我剛剛開辦青樓,以此為業,為了跟其他老牌青樓學習經驗,我開始云游四方,拜訪各地著名的青樓。這趟行程可真是一次香艷之旅,我見識到了各個青樓的獨到之處,還一睹了許多流鶯花魁的芳容。而你,正是其中一家青樓的花魁!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家青樓應該叫做‘鳳棲樓’,位于東勝省境內,你的花名叫做‘玉梅’。不知我說的對也不對?”

“對,那個玉梅正是我?!弊計玫哪樕雨幊?,承認了此事。

“哈哈,真是世事難料,十七年前你還是青樓花魁,十七年后已經成了江湖中小有名氣的女武人。你肯定以為憑自己現在的本事,以后再也不會流落到青樓里侍奉男人了。但有那么句話說得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憑你的七重天武藝,還不足以橫行天下。我今晚就要將你制服,把你再抓回青樓里面,讓你重艸舊業!你重新當上流鶯,第一個要侍候的男人就是我!”韋一陽獰笑著,遙遙指向子嬅,聲音有如一柄柄利劍,猛然貫穿子嬅的心。

“我說過,我今晚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們抓走,再受那種屈辱?!弊計煤暤?。她的手悄然握緊,原本暗淡的龍骨鞭,重新綻放出了白光。

“怎么我說了半天,費了這么多的唇舌,你卻還是要跟我們裝清高呢?你又不是什么黃花大姑娘,身體早就被男人玩過了,再被男人多玩兩次又有什么關系,何苦要死要活的。而且我又不是讓你去侍候那些粗鄙男人,以后你接待的客人,個頂個都是高官富賈、武林泰斗。侍候這些男人,不會讓你吃虧的?!?/p>

“不要再說了!”子嬅從樹干上站起身,怒聲呵斥,“我以前當流鶯是因為逼不得已,現在我學會了武功,有了骨氣,再也不會去侍候任何男人!今天晚上,你最多只能得到我的尸體!絕不可能讓我向你低頭!”

韋大力已經漫步走到了樹下幾丈處,他接過話茬,呵呵笑道:“說得倒是挺硬氣,不過等我把你擊敗之后,可就由不得你了。將你身上穴位封住,看你還有什么本事撒野?!闭f完話飛身而起,八條手臂中的四條反背到了身后,噴吐著雄渾內力,推動著他的身體,使他的速度變得快如閃電。

子嬅也在同時向上竄高,并將龍骨鞭的鞭頭甩向下面,擊打韋大力的天靈蓋。

依照韋大力的實力,本可以輕松避開這次擊打,可他卻沒有這樣做,愣是動用了金鐘罩功夫,硬接了這一下。

“啪!”

一聲刺耳脆響,聽聲音就像是抽打在了金鐘上似的,再看韋大力的腦袋,竟然絲毫沒有受損,甚至連皮都沒破。

這就是金鐘罩功夫的可怕之處,一旦將這門功夫練成,身體就會變得如金似鐵,異常耐打。

“呵呵,憑你這點力氣,就算我站在這里讓你打,你也打不傷我的?!表f大力大笑數聲,探手去抓縮回去的鞭頭,又一次抓了個空。他有通天本領,唯獨在速度方面稍稍遜色,比斗起來,不如子嬅靈活機變。

子嬅跳到了樹冠處,腳尖在樹身上一點,借力向一旁彈開。她飛了沒多遠,那韋大力便已經追了上來,她揮鞭在韋大力身上抽了一下,順勢落到了地上。

這兩人一前一后,一躲一追,在樹林間展開激戰。兩人所過之處,樹木盡皆斷裂倒下,打得極是激烈。

纏斗了十數招后,那韋大力抓住機會,又一次釋放出剛猛拳風,將子嬅震得倒飛出去,恰好落在了距離趙正躲避之處不遠的地方。

子嬅落在地上,在地表犁出一條凹痕,滑行了一段距離才停下。她勉強用單手撐起了身子,嘴角滴下了一滴血珠,落在了地上。

趙正躲在樹后,見此情景,忍不住低聲問道:“你還能撐住嗎?”

子嬅擦了把掛在嘴角的血,這才注意到了樹后的趙正,皺眉道:“他們想抓的人是我,你還不快走?!?/p>

“我走也沒用的,他們事后一定會殺人滅口?!?/p>

“唉,這倒也是,是我連累了你。今晚如果我們兩個都死了,就在黃泉路上結個伴吧?!?/p>

“別灰心,事情還有一線轉機?!?/p>

“什么轉機?”

“想想我給你看的血字,那就是獲勝的轉機!”趙正提醒道。

子嬅眨眨眼,這才想起了在危機降臨之初,趙正給她看的血字。當時事情來得太突然,她根本沒來得及細看,也沒來得及多想。此時此刻,事情已經落到這般田地,不如試試趙正用血字所寫的辦法,就當死馬當活馬醫好了。

“好,我試試看?!弊計么蚨ㄖ饕?,腳下輕彈,騰身而起,再度攻向那強得離譜的韋大力。

韋大力的聽力何等優異,早就聽到了子嬅兩人的談話,不過沒有當回事,認為趙正是在胡說八道而已。他這么強大,實力穩壓子嬅一頭,怎么可能落???

莫說是一線轉機,就是半點轉機也沒有!

“表哥,這邊還藏著一條小老鼠,我專心對付子嬅,你派兩個人將這個小老鼠料理了吧?!表f大力揚聲喊道。說完話,揮拳迎上了子嬅,與其戰在一處。

經表弟這么一提醒,韋一陽這才想起子嬅身邊應該另外還有一人。

當初趙正曾經擺譜嚇唬人,將韋一陽給唬住了,還真以為趙正是什么來頭頗大的武二代,貴公子。后來他派人打聽才得知,趙正只不過是百里連城的一位朋友罷了,并無什么太大的來頭,根本不足為懼。

這件事讓韋一陽生了不小的氣,今天有此機會,正好能出出這口氣。

“你、你,還有你,你們三個過去,將那邊藏著的那小子料理了。記得動作利索點,殺完人之后趕緊回來保護我?!表f一陽在身邊的護衛中點出幾名得力干將,下達了格殺令。

三人應聲而出,拿好趁手的兵刃,壓低腰肢,朝著趙正所在的方向唰唰唰跑了過去,一個個速度都很快。這三人實力不等,其中兩人是四重天修為,一人是三重天修為,加在一起,有足夠的實力殺死一名四重天武人了。

這些人在說話時嗓門很大,絲毫沒有避諱,盡數落入了趙正耳中。

趙正被韋大力嚇得夠嚴重了,神經早已經緊繃成一團,現在就算情況變得更糟,也沒法進一步緊張了,反而變得更加冷靜了。他不閃不避,留在樹后,凝神觀察跑來這三人,通過速度動作等細節,依稀辨別這三人的實力高低。

有兩人很強,一人稍弱,整體實力應該沒有超過五重天以上的。

硬拼肯定是拼不過的,但是兜兜圈子應該還能應付一陣子,一直拖到子嬅那邊的戰況有了結果為止。

“腳底抹油,跑吧!只希望這三人中沒有善于打暗器的人,否則就危險了?!壁w正辨明形勢,撒開腿向一側跑去,打算在此附近繞彎。

那三人見到趙正有了異動,當中一人打了個包抄的手勢,三分分散開來,從不同的方向圍堵趙正。

趙正一邊跑一邊回頭觀望,見這三人分開了,心中暗自欣喜。這三人加在一起,他肯定不是對手,但如果一對一的話,他還是有很大把握獲勝的。他繼續奔跑,并故意朝著其中一人靠近,想要讓這人先追上自己。

雙方越跑距離越近,其中一名護衛距離趙正只有十丈遠,而其余兩名護衛,距離大概在三十丈開外。

趙正看機會來了,忽然一個轉身,朝著追趕自己的人沖了過去,并將一命劍平舉向前,刺破夜空。殺掉一兩名護衛不足以扭轉乾坤,但好歹也能削弱敵方實力。(未完待續。)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 四不像图一肖中特12 (★^O^★)MG玉皇大帝游戏网站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i (*^▽^*)MG淑女派对试玩 国家会放开高频彩吗 (^ω^)MG四象游戏网站 重庆欢乐生肖是正规的吗? 七星彩所有历史开奖号 香港六合彩票 (^ω^)MG三重魔力巨额大奖视频 (-^O^-)MG伴娘我最大技巧介绍 死公式包6肖中特 (★^O^★)MG自由精神游戏 (^ω^)MG宝石之轮试玩 (★^O^★)MG洛基传奇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