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回 又得木雕

摩云子誤判了這一招,他沒想到一命劍能夠一分為二,隔空襲來,也沒想到劍氣能夠四散而開,擴大殺傷面積,這些均不在他的計算之內。

計算失誤,就得付出血的代價!

一命劍凜然飛過,摩云子側身躲閃,可是慢了一拍,被劍身上繚繞的劍氣生生撕裂,衣服布料碎成數片,血點與碎肉夾雜其間,極其慘烈。

“??!”

摩云子慘叫一聲,腳下站立不穩,仰頭向后栽倒,在他身后,那名鏢師抓住機會,沖上去砍向他的腦袋,進行補刀,總算是體現了自己的價值。另一邊,許如意也飛身向前,雙手成爪,以剜心裂肺之勢,猛抓摩云子破碎的胸口。

一命劍完成使命,力道衰竭,最終釘在了墻壁上,將其撞出一個圓形大坑,險些貫穿。

趙正手握軍刺,也想跳上去展開追擊,給摩云子落井下石,只可惜剛一運動,身體內使用過度的丹田跟經脈便傳來一陣陣痛感,使得內力運轉不靈,提不出力氣來。他向前剛邁出了一步,便嘔出了一串鮮血,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啊啊??!”

摩云子遭受三人夾擊,先后遭受重創,腦袋被砍了一刀,留下了一道鮮紅的大口子,還順勢傷到了眼睛,另外胸口也被抓了一下,變得血肉模糊,白骨可見。他發出了比剛才更加凄慘的慘叫,瘋狂揮舞手中的冷鋒劍,逼退身邊的人,隨后一縱身跳入了小雨淅瀝的屋外。

摩云子在激動之時,能強心逼迫自己變得瘋瘋癲癲,使得實力大漲,可這個過程需要一定的時間。他第一次跟趙正交手時,兩人是一對一,所以才能騰出空完成這個轉變?,F在他深陷險境,遭遇三人圍攻,哪還有時間去完成這個轉變,只能選擇逃走。

“追!別讓他跑了,否則后患無窮!”趙正用軍刺指著摩云子迅速遠去的背影大喊道。

這一聲命令發下去了,可是另外兩人卻沒有執行。許如意干脆沒有動身,她出手只是想要給自己解圍,現在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而那名鏢頭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他見趙正身受重傷,無法參與追擊,便也沒有貿然動身。

五重天武人的速度何等之快,在眾人各懷心事的功夫,摩云子的身影已經在昏暗的雨空下化作了一個小黑點,再一晃,消失不見。

趙正氣得跺了一腳,竟然又讓摩云子這個禍害逃走了,下一次見到此人,難免又是一番爭斗。他不滿地掃視了另外二人一眼,但沒有出言斥責,這二人并沒有義務為他拼命。他在原地休息了片刻,等到傷勢稍緩,走到了墻邊,將劍柄插入了深入墻壁的劍身,按動繃簧,使兩者緊密結合,接著連同一起拔了出來。

他端詳了一眼劍身,發現上面又多了兩個小豁口。

一命劍雖然不錯,可終究只是下品寶劍而已,碰上冷鋒劍那種棋逢對手的寶劍,難免會受點損傷。這柄劍經歷了這么多場戰斗,已經接近壽終正寢,再用幾次,就得考慮找鐵匠重塑或者另尋其他寶劍了。

“唉,要是有子初劍就好了,那種品質的寶劍,切摩云子的冷鋒劍就跟切菜一樣輕松?!壁w正心中暗嘆一聲,將傷痕累累的一命劍收入鞘中。

摩云子受了那么重的傷,似乎還被砍瞎了一只眼睛,短時間絕不會再回頭送死了,這一場戰斗就算是落下了帷幕。

趙正騰出空,從隨身百寶囊中取出止血跟療傷用的丹藥,為自己灌下,而后又包扎了一下傷口。他這次受了兩個皮外傷以及一些內傷,皮外傷并不嚴重,在丹藥輔助下,幾天就能長好,可是內傷頗重,需要好好調理一段時間。

鏢頭跟鏢師們在一邊交換著眼色,低聲嘀咕了一陣子,一起湊上前,為首的鏢頭笑容滿面道:“恭喜小兄弟擊退了敵人,依照我們之前的約定,你是不是該……”話說了一半,但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就是討要事先許諾的那些錢。

那些為數不少的錢。

“我之前說過,只要你們肯出手幫忙,每人贈銀一萬兩。剛才在戰斗的時候,只有你一個人出了手,其余的人只是在旁邊吆喝而已。遵守約定,我會給你一萬兩銀子,至于其他幾位打醬油的,可就不能給那么多錢了,我兜里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壁w正說到這里,話鋒一轉,“不過我也不會白了他們,也會給點錢表表意思?!?/p>

“小兄弟說得在理,自該如此處理?!辩S頭礙于趙正的實力,也不敢耍賴。

趙正從身上取出了兩張銀票,一張是一萬兩的,另一張是兩千兩的,將其交給了鏢頭,并囑咐他們摩云子不是易于之輩,離開這里之后,最好不要再拋頭露面,暫時避避風頭。

那鏢頭連連稱是,表示有了這筆錢,他已經可以提前金盆洗手了,干脆找個小鎮購置一處房產跟田地,當個小財主。至于其余的鏢師,也都分到了足夠安家的費用,皆大歡喜。

趙正由此損失了一大筆錢,錢包癟了不少,可心里還是很感謝這位鏢頭跟鏢師們,多虧他們幫忙,才能贏得這一戰。他與這些人互通了姓名,將這些人一一記下,尤其是那名鏢頭。

“原來你叫趙正,我總算是知道了你的名字,這該不會是假名吧?”許如意在旁問道。

“我跟朋友之間,當然不會說假名了?!壁w正手指鏢師等人,回答道。

“是真名就好,這個名字我記下了?!痹S如意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她跟趙正可不是朋友,有關御酒那些事,仍然讓她耿耿于懷,而她的家人們,恐怕會更加記恨趙正?,F在她知道了趙正的真名,以后定然會告訴家里人。

“你記我的名字做什么?莫非要繡在鴛鴦錦帕上面?”

“美得你,我要把你的名字寫在小紙人身上,然后拿針亂扎一通?!?/p>

“呵呵,女人真可怕?!壁w正笑著搖了搖頭,動作牽動了胸口痛處,不由得咧了一下嘴。

“看來那個瞎老頭算得挺準的,剛說你又血光之災,你就遇到了死對頭。對了,你跟那人有什么過節???”許如意好奇問道。其余人等,也都投來了好奇目光,看來八卦之心是人人都有的。

趙正也沒隱瞞,大致說了摩云子練功走火入魔,導致半瘋半癲,心情暴戾乖張的事情,又說了他之前如何與摩云子相遇,如何打了一架。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新疆18选7开奖号码 (^ω^)MG百慕大三角_电子游艺 河内5分彩计划 热购彩票 18选72018044开奖结果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准 (*^▽^*)MG好运经纪人_正规平台 (*^▽^*)MG北极探险试玩网站 河南快三预测推荐 (★^O^★)MG剑的秘密奖金赔率 (^ω^)MG亚马逊的秘密_电子游艺 7星彩今天开奖结果直播 (★^O^★)MG武则天试玩 (*^▽^*)MG北极探险怎么玩容易爆分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 (-^O^-)MG奥林帕斯山的传说_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