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回 斷斷斷!

大興街的一條小巷中,一道黑影從黑暗中走出,在淡淡的月光照耀下,呈現出模糊的身體輪廓,他渾身上下都看不真切,唯有雙眼十分明亮,縱然在夜色中依然可見。他不能是別人,只能是趙正。

趙正走到小巷中段,俯下了身,將事先從客棧中帶出的油燈放到了墻邊,接著探手入懷,取出火折子,晃燃之后,用火折子點燃了油燈。

油燈大亮,將周圍完全照亮,火光在微涼的秋夜中搖曳,猶如渾身浴血的薩滿祭祀在激烈狂舞。

趙正修為僅在二重,無法做到夜視,所以在夜中與人交手時,必須有光亮幫忙。他沒有弄滅火折子,仍然握在手里,一路出了小巷,走到了錢沖家附近?;鹫圩佣勾蟮幕鸸鈱⒁患壹议T匾照亮,當走到“錢宅”門口時,他停了下來。

錢沖的家里人可不少,如果硬闖進去,無異于找死。趙正低下頭,用火折子照亮了腳下,希望能夠找到一塊石頭,他一眼望去,沒有找到石頭,倒是先找到了另外一個特殊的東西。

一個竹子編成的撥浪鼓靜靜躺在門框與墻壁的夾角處,仿佛在提醒著什么似的。

趙正一眼就看出這個撥浪鼓就是那天在馬安家里看到的那個撥浪鼓,只是不知道這個撥浪鼓為何會出現在這里?難道馬安的孩子拿著撥浪鼓來過這里?不……這是不可能的,一定另有原因。

趙正思索片刻,一個答案浮出腦海,只有這個解釋最為合理!

一定是趙正走了之后,馬安終于突破了心理障礙,改變了主意,鼓起勇氣冒險將毒酒送到了錢沖手里。馬安為了給趙正一個提示,所以故意將撥浪鼓丟到了這里,意思是在提示趙正,他已經將毒酒送進了錢沖的嘴里!

想通此節,趙正大喜過望,他才剛剛達到二重天境界,實力跟錢沖比起來只低不高,始終沒有多大的把握,但現在錢沖喝下了無香軟骨散,實力大打折扣,已經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了,今晚的戰斗,穩贏不輸!

趙正俯下身,伸手撿起了撥浪鼓,將其塞進了懷里,然后又從旁邊撿起了一塊趁手的石頭。他弄滅了火折子,縱身一躍,用單手扣住圍墻,身體提了上去,將手中的石頭打入了錢沖的家里。石頭飛出,正打在窗框上,發出“碰”地一聲。

趙正跳下來,又撿了一塊石頭,故技重施,又將其丟在了錢沖家的窗框上。

此番幾次之后,睡夢中的錢沖終于被驚醒了,他一皺眉頭,望向了窗口,恰在這時,又一塊石頭打在了窗框上,顯是有人故意為之。他勃然大怒,認定了這是某個癟三跑來報復他,故意用石頭砸他家窗戶,擾他美夢。他得罪的人可不少,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錢沖瞪著眼睛,飛身竄出了被窩,不顧妻子的阻攔,撿起衣架上的官差服,披在了身上,開門出了屋。他擔心打窗戶的人會逃走,沒有耽擱時間去點燈,就這么摸黑出去了。

“王八羔子,有種的呆在外面別走,看老子一掌把你狗爪子拍斷,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在半夜打我家窗戶了?!卞X沖罵罵咧咧地出了屋,等他到了院里之后,外面那人又丟進來一枚石頭,這次砸中的是他腳下的路,看樣子石頭竟然是瞄準他的。

錢沖怒火更盛,飛奔到院門前,拉開了門閘,拉門到了道上。他左右環顧兩眼,發現一道黑影在街道上狂奔,定是砸窗戶的人無疑。他罵了一句,飛奔追了上去,打定了主意要將此人拿下,痛打一頓,然后關進牢房里。

趙正從罵聲聽出追來的人是錢沖,心中竊喜。他用砸窗戶的方法將錢沖勾了出來,這樣就方便動手了。他注意著身后的腳步聲,控制著兩人間的距離,不讓錢沖追上,但也不拉開太遠。

經過這么一鬧騰,周圍的人家有一些人陸續點起了燈,但還沒有人多管閑事,出門查看,街上還是空蕩蕩的。

趙正一路跑到了那條事先選好的小巷,忽然放慢了腳步。

“你別跑!給我站??!”錢沖緊隨其后,拐入了小巷內,他看到了小巷半路上的油燈,心里覺得很奇怪,但因為半路起床,頭腦渾渾噩噩,沒有在這方面深想。

趙正回頭看了一眼,錢沖距離他只有五米左右,這個距離剛剛好。他跑到了油燈光亮的范圍內,忽然停下了腳步,轉回了身,亮出了小擒拿手的起手式,雙手一前一后,作勢伸出。這姿勢雖然不甚英俊,但勝在實用,雙手上下左右可以全方位進擊。

錢沖一直嚷著讓趙正停下,現在趙正忽然停下了,反倒是把他給嚇了一跳,弄了個措手不及。他往前慣姓地跑了兩步,然后生生地停了下來,愣著望向了前面,發現砸自己家窗戶的竟然是個蒙面的黑衣人,似乎并不是普通的癟三,十分蹊蹺。

“你是誰?”錢沖喝問道。

趙正此時哪有心思搭話,一個箭步沖上前去,直接展開攻擊,抬手去抓錢沖面門,虛晃錢沖雙眼。

錢沖見這招出手如電,直奔自己這雙“招子”,心里立即打了個激靈,睡意頓消。他好歹摸爬滾打了這么多年,臨戰經驗很是豐富,反應過來之后,側頭避開攻擊,然后單手向上一揮,不讓敵人近身。

趙正借著燈光將錢沖這一招看得清清楚楚,當即隨機應變,虛招轉為實招,轉手去扣錢沖手腕,成功將錢沖手腕拿住。他目光一凜,當即就要下狠手將錢沖手腕掰斷。

錢沖心底一驚,施展開天殘地缺掌進行反擊,使了招“地動山搖”,渾身用力搖擺不定,并用沒有被抓住的左手去拍擊趙正小腹,攻趙正之必救。他所施展的這門掌法來自家傳,施展開之后,雙掌始終保持一掌在高一掌在低,高處的手掌守護“天干”,矮處的手掌守護“地支”,高低之間彼此交替,猶如星月輪轉,天地交替。

趙正見錢沖手掌襲來,仗著身上有清香玉竹甲護身,愣是沒有閃避,仍舊一手猛掰了過去。

錢沖這一掌實實在在地正打在趙正小腹上,趙正被勁力推得倒退了一步,手上的招式受到干擾,沒能用全,只把錢沖的手腕掰了一半。錢沖痛得鉆心,頓住腳步,使了招“天高地厚”,將被扣住的手掌高高舉向空中,甩掉了趙正的牽制,然后用另一只手護住胸口。

趙正身上有清香玉竹甲護體,再加上錢沖的內力受到了無香軟骨散的壓制,大大折扣,挨了這一掌也沒有受大傷,只是小腹吃痛了一下而已。他立即二次撲向錢沖,用小擒拿手的功夫與其斗在一處。

兩人拆解了三招過后,錢沖心里涼了半截,他漸漸發現自己的力氣比平曰里小了許多,就跟著了魔似的,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他內力提不上來,心里慌了神,陣腳大亂,出招間受到了影響,在拆解到第五招的時候,用錯了一個招式,露出了破綻。

“不好!”錢沖心中驚叫,想要變招已然來不及了。

趙正眼前一亮,又一次扣住了錢沖的手腕,而且是兩只手同時抓住的手腕,這簡直就跟扣住了錢沖的死穴沒什么兩樣。

錢沖臨危反撲,兵行險著,一掌猛拍向趙正的心口,想要一掌重創趙正的心臟。

趙正再次仗著有清香玉竹甲護體,硬抗了這一下,左胸傳來一陣劇痛,但卻不至于受到重傷。他暴喝了一聲,握著錢沖的手臂,向后倒退了一步。

錢沖手腕受到拉扯,用力往回使勁,可是由于力量不濟,沒能勝過趙正,被趙正拉得一個趔趄,險些趴在了地上?!斑@下要糟!”他心中劃過這樣的念頭,渾身瞬間冷汗直冒。

趙正一招得手,手臂猛然間來了一個大回環,抓著錢沖的手腕反向旋轉一圈,他兩手用力,一下子就擰斷了錢沖的胳膊,就聽嘎嘣嘎嘣幾聲脆響,錢沖的胳膊已然擰成了麻花。

勝負已分!

“?。。?!”錢沖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音劃破夜空,傳出老遠。骨斷筋折的劇痛豈是常人能夠忍受,錢沖在劇痛的影響之下,已經什么都不能做了。

趙正深知遲則生變,抓緊時間展開猛攻,將所學的小擒拿手功夫盡數施展開來,將錢沖當成了活靶子,一招接著一招!

羅漢折枝!

壯士斷腕!

扭轉乾坤!

肝腸寸斷!

倒拔楊柳!

每一招用下去,錢沖身上的一處骨節就被生生拗斷,一會兒是手指,一會兒是胳膊,一會兒是大腿,一會兒是脊椎,僅僅數十秒的功夫,錢沖身上的骨節已經斷掉了十幾處。他哎呀哎呀地慘叫個不停,到了后來已經叫不出聲了,徹底痛暈了過去,只剩下一息尚存。

趙正殺心堅決,沒有半點遲疑,用腳踩住了錢沖的身體,俯身下去,伸兩手扣住了錢沖的腦袋,使出了小擒拿手中最為致命的一招!

回頭望月!

趙正兩手一扭,錢沖的腦袋呈現一百八十度旋轉,轉到了后面,猛然睜開了眼睛,最后一次看到了頭頂上皎潔的月光。

趙正時間緊迫,得手之后,立即從錢沖身上跳開,飛奔到了油燈旁邊,將油燈抓起,一把將其撲滅。油燈是從客棧里拿出來的,決不能留下,否則會成為破案線索。他拎著油燈,一路狂奔,逃離了大興街。;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122期单双中特 (★^O^★)MG龙之战士_豪华版 快3官方app客户网站 (*^▽^*)MG伟大魔术师游戏 (*^▽^*)MG弓兵闯关 (-^O^-)MG征服者入侵_最新版 内蒙古快3号码图 (*^▽^*)MG马戏团APP下载 (★^O^★)MG黄金工厂_电子游戏 (^ω^)MG刮刮乐试玩网站 河内五分彩官网开奖走势 (*^▽^*)MG高速公路之王援彩金 (★^O^★)MG洛基传奇客户端下载 mg幸运双星游戏 (*^▽^*)MG好运经纪人app (*^▽^*)MG辛巴达的黄金之旅_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