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二回 一曲笛音

自從那晚在黑暗迷窟副本中得到了清香玉竹甲之后,趙正就將對付錢沖一事放到了心頭,每當有閑暇的時間,就開始琢磨著這件事。漸漸地,他對于此事已然有了幾分眉目。

當初第一次見到錢沖的時候,趙正就隱隱想起此人跟某個任務有關,但想不起具體的來龍去脈,通過這些天的苦思冥想,他終于從深層記憶當中,回憶起了有關這個任務的事情。

在趙正剛剛進入《策馬江湖》這款游戲的時候,曾經在官網上查閱過多個新手村的資料,其中一個新手村就是七寶縣。在有關七寶縣的資料中,有一個任務的內容是幫助坊市的小販報仇,替小販尋找一種毒藥摻入酒水中,借此毒害一名捕快,而這名捕快的名字,似乎是姓錢。

當時趙正是匆匆翻過這段資料的,所以印象非常淡薄,只能回憶起當時的只言片語,已然無法確認任務中那位捕快的名字是不是錢沖了。

但如果小販所要毒害的人正是錢沖的話,這就會成為趙正對付錢沖的一個莫大助力,趙正只需把毒藥送到這位小販手中,就能狠狠地坑錢沖一把。

毒藥這種東西,趙正手上現在沒有,也沒有足夠的材料煉制,但紅塵客棧做為黑店,藏有不少的毒藥,他可以輕松弄到手,完全不是難事。

在紅塵客棧中有一樣壓箱底的毒藥,名為“無香軟骨散”,這種毒藥無色無味,能讓人的內功修為大大下降,正好適合趙正使用。

在酒水或者食物中下毒,如果毒藥味道太過濃郁,很容易就會被人吃出來,是騙不了人的。但“無香軟骨散”卻無需有這種擔憂,這種毒藥是無色無味的,根本吃不出來,能夠害人于無形。

雖說“無香軟骨散”無法直接殺死錢沖,但趙正不在乎這些,只要這種毒藥能夠大大降低錢沖自身的內力就足夠了,他很樂于親手殺掉錢沖,報那一巴掌之仇。

若是換成其他人,趙正當然下不去殺手,但是對于錢沖,他是不會手軟的。

趙正現在是二重天境界,身上有清香玉竹甲護體,又有“無香軟骨散”這一毒藥幫助,已經有足夠的信心擊敗錢沖。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所謂的東風,就是一個去七寶縣的機會。趙正身在紅塵客棧,每天都要工作,根本就走不開。如果跟掌柜的請假,也不知道能不能請下來,而且他此去需要策劃運作好幾天才能殺掉錢沖,光靠一兩天是不夠的,需要一個長期的假期。

趙正還沒有把握能成功請假,所以沒有貿然去找沈落霞,這些天來照例安安穩穩地工作,老老實實地修煉。

這天下午,店里的客人已經散去了,大堂里空空蕩蕩的,只剩下兩名店小二坐在那里玩骰子,一把賭一枚銅錢,竟然在玩真格的。趙正閑來無事,又不打算加入兩位店小二的賭局,便回屋取出了笛子,打算去客棧附近的山上吹幾曲。

經過長達半年的摸索,趙正已經學會了吹笛子的方法,雖然沒有成為吹笛高手,但已經能吹出簡單的曲子了。他手上沒有樂譜,所以吹的都是一些流行樂的曲調,比如《滄海一聲笑》《一生所愛》《笑紅塵》《蘆葦蕩》等等。這些曲子古意盎然,節奏清幽,很適合用笛子來吹奏。

趙正手握著碧綠色的笛子,推門走出屋外,迎面遇上了路過走廊的沈落霞,兩人打了個照面,對視了一眼。

沈落霞美眸下移,注意到了趙正手中的笛子,隨口問道:“你這是要去后山吹笛子么?”

“恩,店里的活兒都忙完了,我想去后山吹一會兒笛子玩玩?!壁w正微笑道。

“你現在吹得怎么樣了?”

“吹得勉強比吹牛皮好點?!?/p>

沈落霞聞言先是一愣,等明白過來趙正話里的意思之后,被逗得咯咯笑了起來。她這一笑,仿佛連秋曰的寒冷都被驅散了,帶給人洋洋暖意。

“掌柜的,你要不要聽我給你吹段笛子或者牛皮?”趙正可還沒忘記學習吹笛子的初衷是為了觸發隱藏劇情。

“呵呵,暫時還不想,你自己去后山吧?!鄙蚵湎己[擺手道。

趙正也不強求,告別了沈落霞,握著笛子走了,先是出了客棧,接著出了后院,直奔那綿延無邊的山巒。他走進了一處森林中,此時已是深秋,林間的樹木都已經凋零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干,一眼望去滿是蒼茫白色,給人種缺乏生機的蕭索之感。

趙正腳踩著厚厚的枯樹葉,在林中尋覓了一陣子,找了處景色順眼的地方,停下腳步。他搖頭晃腦地想了想,想著今天該吹哪首曲子。他在以前并不是音樂發燒友,但到了這個世界之后,生活中的娛樂項目大大減少,別無選擇之下,只能玩玩音樂了。

在以前,他并不沉迷于七律音色,只是隨便聽聽而已,但到了這里之后,他已經遠離了往曰的喧囂,心境沉靜了許多,以這樣的心態,他會到了音樂真正的美麗。音樂,真的是能給人帶來很大身心享受的東西,難怪音樂會伴隨人度過這么多年代,這么多時光。

趙正思來想去,忽然有些懷念以前非常喜愛的那部電影《大話西游》,里面有一首名為《蘆葦蕩》的純音樂非常好聽,決定今天就吹這首曲子。這首《蘆葦蕩》,他之前已經吹過很多遍了,還算熟練,能夠吹奏完整。

趙正閉起眼睛,將竹笛橫在透紅的嘴唇前,稍顯纖細的手指按在了音孔上面,深吸一口氣,輕輕吹奏起來??羁钊缢牡岩綦S著他的呼吸以及手指的起伏而出,傳遍了漫山遍野。

山風拂過,趙正腦后束起的黑色長發隨之輕揚,幾片落葉也隨之帶起,隨著笛聲一起飄向了遠方。

周圍無比空曠,放眼望去看不到半個人影,但這里卻不止有趙正一個人在場,沈落霞其實也跟過來了。她剛才雖然口口聲聲說不愿意聽趙正吹笛子,可趙正走了之后,卻鬼使神差地偷偷跟在了后面,一路來到了這樹林,躲到了高高的樹上,靜靜傾聽笛音,就跟那一次一樣。

那一次,趙正吹得很笨拙,所選的曲目也是兒歌,但這一次,趙正吹得很好,所選的曲目輕靈悠揚,足以觸動人心中最為柔弱的那根弦。

沈落霞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曲子,只覺得韻律優美,十分悅耳,曲中哀怨纏綿之意盡數落入心懷,勾起無盡感傷。她深陷在笛音所勾起的情緒之中,嬌軀靠在樹上,呆呆地看著下面那吹笛少年。

少年那專注的神情,英俊的外表,與她記憶中弟弟的身影無懈可擊地重合到了一起,仿佛一把鑰匙般,打開了她記憶的閘門,釋放出對于弟弟的種種回憶。

“弟弟……”沈落霞眼波迷離,情不自禁地喃喃念道。

這聲音不大,但卻清晰地傳入了趙正耳中,他愣了一下,停住了下落的手指,笛音隨之戛然而止。他循著聲音的源頭,回身向高處望去,與那站在樹上的俏麗身影遙遙對視。他沒想到沈落霞會來,有些感覺吃驚。

沈落霞盯著趙正的臉看了一會兒,忽然下了一個決定,開口道:“沒想到,你學武功學得快,學吹笛子也學得這樣快,現在你的笛子已經吹得很好聽了?!?/p>

“也不算快,都已經學半年了?!壁w正道。

“我有個弟弟,他也很喜歡吹笛子?!?/p>

趙正聞言心頭一跳,隱隱感覺機會來了,接口道:“這我還是第一次聽你提起?!?/p>

“我弟弟英年早逝,每每想起他我都會覺得有些傷感,所以極少在外人面前提起。今天看到你在這里吹笛子,讓我又想起了他?!鄙蚵湎济济氪?,猶如兩片合攏的黑色羽翼。

“真抱歉,勾起了你的傷心事?!?/p>

“沒關系,傷心也未必是壞事,起碼證明我弟弟死后,還有個姐姐在想著他。這份思念,會成為他曾經來過這個世上的痕跡?!?/p>

“如果他在天有靈的話,也會想念你這個姐姐的?!?/p>

“恩,他是個跟笛音一樣溫柔的少年,如果世上真有鬼魂之說,他也一定在想著我?!鄙蚵湎济媛稖厝?,從高高的樹干上飄然落了下來,衣袂抖動如浪。落地后,她走向了趙正,“我今天想找你陪我說說話,你可愿意?”

“愿意?!?/p>

“其實你不愿意也得愿意?!鄙蚵湎颊f著抓住了趙正的肩頭,暗運內力,再度起身,抓著趙正跳上了樹干,幾個縱越到了樹冠附近。這里距離地面已經足有十幾米了。

趙正只覺得騰云駕霧一般,晃了兩下才穩住了腳步,他根據以往看電影的經驗,沒敢往下面看,將目光投向了遠方的山巒。

“我喜歡高處的景色,我們就在這里聊吧。你坐,不要害怕?!鄙蚵湎颊f著俯下了身,抓著樹干坐在了上面。

趙正雙腿直發麻,渾身搖搖欲墜,樹冠周圍的山風一吹,險些把他給吹了下去。他心知沈落霞不會讓他出事,這才有了足夠的勇氣,壯著膽子坐了下來。;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O^★)MG银行抢匪2试玩网站 (*^▽^*)MG之书Oz游戏说明 (*^▽^*)MG北极探险奖金赔率 新疆18选7历史数据 (*^▽^*)MG酷犬酒店在线客服 老人诗 (★^O^★)MG幸运日客户端下载 湖北快三预测今天豹子 (★^O^★)MG杂技群英会新手攻略 安徽25选5昨天开奖号码 上海快三一定牛 (*^▽^*)MG对决沙龙闯关 (^ω^)MG古墓奇兵_电子游艺 (-^O^-)DT丧尸来袭新手攻略 贵州快3和值号码推荐 (★^O^★)MG守财奴技巧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