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04章 【要崩】

只準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

面對奉軍空軍的齷齪的伏擊,吳佩孚本人除了氣地發抖,怒罵張土匪的人不守規矩之外。除了恥笑張作霖不敢堂堂正正地和直系大軍正面堂堂正正的打一場,可惜他根本就無法在張作霖面前給對方添惡心,因為這個已經上升到吳佩孚最大對手的大帥,根本就不再吳佩孚的面前,甚至連長城前線的指揮都沒有參與。

張作霖可不是吳佩孚,這位或許心夠大,也有足夠的膽量??墒侵笓]大軍作戰,張作霖心虛的根本就不敢插嘴,尤其面對的對手還是吳佩孚的時候。

直系飛機開始逃跑,奉軍空軍追擊之后,本末倒置。吳佩孚躲在指揮部的觀察角的陰暗處,興奮的兩眼放光。雖說戰局對直系很不利,至少從損失上看確實如此,可造成直系飛機損失的奉軍的埋伏,而且奉軍的手段已經拿出來印證在了直系的機群身上。但是直系的手段可并沒有到此結束。

反倒是站在他背后的白堅武,手腳發冷,嘴角一個勁的抽抽。

之前的空戰,十來架飛機報銷了,這樣的損失,讓這位從小家境普通的總參議心痛不已,這可是上百萬的大洋??!

說沒,就沒有了。

都說大炮一響,黃金萬兩,可是比空軍的空戰來說,簡直就沒有可比性。一架飛機四五萬,加上飛行員的培訓這個無底洞,其他的配件和地面配套設施,直系的飛機掉下來一架,至少也是十多萬的損失。十幾架飛機的損失,至少是一百多萬沒有了。而且直系手上能用的飛行員也不多,一旦消耗過大,空戰就持續不下去。

這哪里是打仗??!

簡直就是把白花花的銀子往海里倒啊,心疼個死人了。

吳佩孚可以對空戰的損失表現出一種冷漠的近乎不近人情的態度,那是一個將軍在戰場上本來就養成的習慣,一將功成萬骨枯,連人命在他的心頭不過是一個大小不等的數字而已,他還會在乎其他?

可白堅武卻擔心起來,自從半年前吳佩孚在洛陽的時候告訴他,讓他準備在大戰之后準備組閣,這家伙的心頭就一直火熱、火熱的。做夢都是榮登總理之后的排場。

但是在其位謀其政的道理他也是知道的,作為政學系的高級人才,他明白一個政府實力來源于職能部門的高效??芍毕档倪@艘破船,別的都不缺,就缺錢。

這是民國政府的通病,錢總是不夠用。

可白堅武的內心明鏡似的透亮,吳佩孚允諾的大戰之后,是指停戰之后??墒峭鸩⒉灰馕吨淮蛘塘?。就算是一勞永逸的解決了張作霖,這位還要南下作戰。原本也沒有緩和的余地。相比張作霖的難纏,主要還是雙方的軍力在地面部隊上的半斤八兩,不得不選擇地面最外的其他途徑增加戰爭勝利的砝碼??赡舷伦鲬?,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南方的軍隊實力,尤其是在陸軍數量上和北方差距太明顯??墒亲詮耐鯇W謙的浙江系崛起之后,人海戰術似乎已經不太吃香了。而和浙軍作戰,僅僅憑借陸軍的較量是不夠的,還要有海軍的保駕護航,還要有空軍的支援。

尤其是空軍,浙軍的空軍可不是奉軍這樣的二把刀。

僅僅損失十來架飛機,就讓白堅武心疼的肝顫。

可要是成百上千的損失,誰負擔得起這樣龐大的軍費開支?

靠鹽稅嗎?

恐怕到時候,北方的百姓都吃不起鹽了,也無法籌備起來如此龐大的軍費。

或許,吳佩孚將江蘇給王學謙,有一部分用意是想要將浙軍拉到長江北面布防,擺脫直系處于絕對劣勢的海軍,避免渡江作戰這種風險極大的局面發生。將雙方的決戰放在淮河以北,平原作戰的優勢是機動能力,擁有大量騎兵的直系,很可能在戰爭爆發之初就占到便宜。一旦直系南下,就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浙軍主力吃掉一部分。

這個念頭不過還停留在計劃的階段,對于直系來說,江蘇在王學謙和盧永祥的手里幾乎是一樣的,因為都是敵對勢力。

而王學謙別看私下里和奉軍搞聯合,其實并沒有打算在戰局上偏向奉軍。

反而作為皖系心腹大將的盧永祥,絕對有可能在直系面臨挫折,或者戰局到關鍵的時候倒戈一擊。

就在吳佩孚一邊琢磨著今后作戰的重心,一邊觀察著直系空軍的戰況。

“十二架,已經有十二架飛機被擊落了!”

白堅武沮喪的表情如同自家的田地被惡霸給霸占似的,未過門的媳婦家來了流氓一樣,卡著喉嚨,緊張的如同生死一線??蛇@在吳佩孚眼力并不算什么:“奉軍不也有幾架飛機被擊落了嗎?”

白堅武可沒有吳佩孚這樣的穩重,也沒有那樣的大心臟,嘴里嘟噥著:“這一眨眼的功夫,看著人心驚肉跳的,要是見天的這樣打,別說財政總長了,曹大總統都要破產??!”

“哪能這樣胡來,這其實和打仗一樣,一場戰役雙方排兵布陣,一個月也無法預見結果,甚至連一場像樣規模的戰斗都沒有。雙方都在尋找彼此的破綻??梢坏┰囂浇Y束,有可能三五天消耗的彈藥就占據整個戰役的六成以上?!眳桥彐谙袷且粋€長輩提攜后背一樣提點他的總參議,沒錯,就是提點。他需要白堅武,完全是因為這個人身上擁有超過他的交際能力。軍人都是直腸子,不大喜歡拐彎抹角的謀劃,而白堅武這樣的幕僚,一肚子壞水,堂堂正正的東西反而玩不轉。他看中白堅武,何嘗不是一種雙贏的局面?

“眼前的這場戰斗,完全是決戰的節奏,消耗再大,也不過分。只要戰場最終分出了輸贏,將直系的空軍力量全部消滅,一換一,我也能接受?!眳桥彐诳谥械摹粨Q一’就像是象棋里面的‘對車’,而放在戰場上,簡直慘烈之極。

可以想象,只要直系空軍將奉軍的空中力量全部拼光了,憑借數量上的優勢,直系最終還能在手中落下二十多架的飛機,如果浙軍訂購的后一批次飛機交貨之后,憑借空軍的絕對制空權,就能夠對奉軍的前線開始反攻,甚至用空中打擊破壞交通線,圍追堵截奉軍。完成一場漂亮的殲滅戰。

“慌什么……哎……”

吳佩孚說話間,發現雙方作戰的飛機似乎已經離開了頭頂的空域,朝著視線被阻擋的區域交戰。

這一幕,白堅武也看到了,他留在前線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溝通吳佩孚和空軍的協作。

奉軍第一批次的飛機作戰之后,恐怕短期內無法持續這么大規模和強度的空中攻擊??蓪τ谥毕祦碚f,他們完全有實力將第二梯次的空中打擊變成空中對地面的進攻。

“吳大帥,機場來電,請示第二波空中打擊是否執行!”

白堅武拿到電文之后,直接交給了吳佩孚,對于空軍作戰,這位被西方媒體吹捧的民國的掌控者,是唯一的一個有希望通過武力完成統一民國的軍方統帥,可對空軍作戰方面并不是太過了解。

為您推薦
福建麻将说明 吉林快三预测与推荐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悠扬棋牌游戏官网网址 韩国1.5分彩走势图 平特肖规律 上海11选5开奖五码分布 欢乐麻将怎么4个人玩 2018炸金花下载大全 腾讯分分彩如何快速刷流水 广西快乐双彩技巧 排列3平台 北京麻将游戏 美女麻将游戏小游戏 36棋牌网址 山西快乐10分预测 甘肃快三开奖官网